『 本文为同行来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原标题:如果还有人问你为啥公益培训要收费,就转这篇过去

近日读到一篇文章,直指NGO能力建设领域,抨击这个领域里的培训师假公济私。作为一名培训相关的从业人员,这或许是一个蛮好的机会让我们向NGO及公益服务机构的同行、也向公众解释和讨论一些“公益能力建设”这个领域的话题。

这篇评论文章第一个重要的批评观点是,公益培训收费让本来就缺乏资源的草根组织更为边缘化。文章说:“原本是为了NGO发展能力建设的培训竟成了少数‘有钱’组织的私人聚会,那些更有学习需求和热情的草根组织因没资源被拒之门外。”NGO喊资源缺乏不奇怪,可是用“边缘化草根”这个理由还是头一次见,而且听起来是这么的义正严辞:做公益就不应该收费呀,否则就是与公益精神相悖,公益不就是帮助边缘弱势吗,你们这样不是让边缘更加边缘吗?文章更直指公益培训师假公济私,免费攫取公益资源,为已创造利润。


公益培训师真的是“免费攫取公益资源,为己创造利润”的一群人吗?

既然把这个领域说得满身铜臭,我们不妨首先尝试把钱的问题讲清楚。

是的,有些机构资源比较少,尤其是学习经费比较少。可是我们不妨思考,为什么NGO的学习经费比较少?NGO一般的经费(如果我们不算经营收入)来源是捐款或筹款,因此,理论上来说,需要什么资源,都是可以甚至乎应该向捐赠人或筹款对象提出的。这就像,我要去四川救灾,要坐车,要吃饭,要医疗设备,要净水设备,要各种药品等等。那既然我们承认学习很重要,透过培训来提升机构和机构工作人员的能力很重要,那为什么不申请和筹募相关的资源,反而首先向提供培训服务的从业者开刀?我们身边就已经有非常成功的案例,比如拜客广州的总干事陈嘉俊最近成功透过公开众筹的方式,筹募到前往欧洲自行车大会的费用。这或许在不少组织听起来是天方夜谈,是如果我们真的重视学习,真的认可一个培训对机构或员工的价值,为什么不把这个筹款需求说出来,以及想办法让公众或者基金会支持这样的想法?

当然,这并不容易,尤其值得指出的是,这种思路并不是当下中国公益生态的主流。直到今天,不少公益项目仍然对公众宣称零行政费,或者信誓旦旦地说所有捐款都用在服务对象身上。可是,让公益机构的创始人都会感同身受的情况却是,在机构运作一段时间,面临成长和突破的时候,就会面临种种困境。首当其冲的就是发现缺乏帮助机构完成这种成长和突破的资源。这种困境的本质是,机构负责人或核心团队突然发现,在专业的道路上,机构要想向前迈进,使命需要梳理,手法需要学习,对象需要研究,历史需要沉淀,行业需要交流,团队需要融合,领袖需要成长,筹资需要打通,品牌需要打造,项目需要管理,连志愿者都需要签协议以解决法律纠纷的风险.....而这些仅仅是随便举例,而以上提到的种种无不需要资源的投入。因此,与其说是业内资源紧缺,不如说是,当机构或一项公益服务面临发展的时候,组织者突然发现了做好这件事真正的成本原来非常高。

 

是的,公益服务尤其是好的公益服务是很贵的。问题是我们的社会能不能认可。如果我们能理解苹果手机利用技术让处在世界任何角落的人都能享受高质量的视频通话,背后需要巨大的软件和硬件的投入;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理解,为了让留守儿童不走上绝路,很可能需要一个同样昂贵的软件和硬件投入,而这些投入里面,就包括为了培育出这种服务而必须的养分,比如培训?是的,公众并不容易理解。尤其是比起一个对留守儿童的研究报告,或者一次梳理机构使命梳理的协作;一个爱心书包,一个图书馆来得更加直观和直接。恰恰因为这样,目前向社会大众募捐的时候,主流还是透过煽情或者包装成一个具体的“包”来实现(比如“爱心锦囊”等等)。而这种筹募方式又反过来进一步强化了公众对公益机构或NGO发展成长所需辅助性资源的不解和淡漠。

国内目前并不缺乏物资捐赠,志愿者组织又遍地开花,目前紧缺的恰恰是从民间草根成功进化成提供专业服务,能真正解决社会问题的能在某个领域独当一面的NGO。透过上面的分析不难发现,在这种转变中,类似培训或协作这样的辅助性资源,恰恰是瓶颈所在。大众不了解,只能寄希望于慧眼独具的基金会能支持这些培训。而现状是目前具有这样眼光的基金会依然很少很少。因为既然公众不理解,做了也不会收获名声,甚至还会给像批评文章里的作者这样的人反唇相讥,吃力不讨好。所以,我们应该做的正是认可和正视这种需要,继而在传播或筹措资源的时候,也让资方或公众理解个中奥妙。


培训或协作这些辅助性资源,是行业发展的瓶颈所在。然而愿意支持这些支持性机构或项目成长的基金会,很少,很少。

能做到这一点,前提是公益机构或NGO自身,能不能认可培训等辅助性资源的价值,并在资源上予以支持。有些机构购置各种设备或者餐费车费补贴不手软,可是给予工作人员的学习经费报销额度却相当有限。日常的培训福利,也以参加圈内免费培训为主。如果我们承认这是普遍现象,那么就要反思:为什么宁愿寄望“免费午餐”,也不给机构和工作人员“买菜加餐”?如果分析成功的创新型企业,不难发现他们在成长和发展的过程中,会在梳理机构使命蓝图,提升产品和研发等方面投入大量的资源。在这个问题上,NGO应该没有本质区别,虽然不是以逐利为动机,可是在变得更专业和优秀的问题上,成长路径应该相当类似。事实上,如果我们观察国内成长得比较健康和广受赞誉的NGO(这里就不点名了,免得广告之嫌),也能发现他们在工作人员培训和利用协作技术进行组织能力建设的方面用力颇多。并没有一边“呼吁”培训师反哺弱势草根,另一方面不断削减机构在学习和成长上的投入。

有观点指出,公益培训收费让本来就缺乏资源的草根组织更为边缘化。经过上述分析后,我们应该反问:到底是培训资源把部分NGO边缘化,还是部分NGO自己把专业学习和能力建设边缘化?


矛盾,不仅在于双方无法彼此体谅。这是中国公益生态圈当下现状的折射。

NGO喊穷抱怨培训收费贵,而负责培训的支持型NGO则喊冤我们也要养家糊口,这种对立并没有到达问题的核心。或许,只有从上面提到的两点,机构即从资源筹募上重视学习和培训,也推动社会理解公益机构的成长所需的成本和支持;以及机构在战略上认可学习和培训,并在具体资源比如学习经费上有相应的投入和配套,才能拆解蹭免费培训,把培训当作社交场合,混脸熟找资源的怪现象。

“免费的培训”会带来什么后果?这个问题其实并不新鲜,早年大量对能力建设的批判和反思正是聚焦在“免费培训随便蹭”上面。结论也分歧不大,大都认同如何培训不用参与者付出金钱成本,那么对培训的选择就会变得不真不实。参与者没有成本意识之下,自然抱着这样的想法:学习总是需要的,多一个总比少一个好。能力建设组织者也因此陷入烦恼:学习者难选择、难伺候。可是现实之中,免费培训做多了的地方,很多时候变成了培训送上门,喂着吃,习惯了免费,可是已经收不回来了。

这些都是不健康的关系:一方拼命付出,另一方认为自己不需要付出。付出的一方只能期望对方感恩,这不是非常扭曲吗?因此,关于收费的思考应该基于如何建立健康的关系。

以上,是关于“钱”的问题的一半,还有另一半。

有观点抨击公益培训师“免费攫取公益资源,为已创造利润,的确是一桩不错的买卖”。但就我观察,公益培训因为上述提到的原因,处在社会大众和机构认可的价值链条的末端,因此资源本来就少,真的难以想象到底可以攫取什么公益资源或创造多少利润。更为常见的倒是机构或个人在洽谈培训的时候压价砍价乃至要求免费,攫取培训机构的劳动,为己创造摆脱困境的机会,不知道这算不算一桩好买卖。

不过,这个作者在后面有一句话颇具代表性,Ta说,“当个人在公益行业得到成长以后,自然应该是反哺资源匮乏的NGO行业”。虽然绞尽脑汁也想不通这个“自然应该”是怎么个应该法,可是,这种“应该免费”已经成为公益领域一个“神逻辑”,虽然毫无道理,却被一再提起,也就趁着这个机会一并说明。

 


公益行业许多支持资源常常“免费”,并不代表它“没有价值”,只是提供的机构或个人选择“捐出”。

我们应该可以想象,哪怕你在家喻户晓的公益组织工作,如果要打车上班,并不会对司机说,我是做公益的,我应该免费。如果要买一个文具,也不会说,我是做公益的,文具的钱我不给了。我们可以理解那是因为不管公益不公益,都必须尊重每一个人的劳动,这是基本的社会伦理,也是基本的价值“公益”。好那么问题来了,明明日常可以好好到菜市场买菜给钱,为什么到了公益领域里面,就可以开始要求“免费午餐”?

公益领域里的确有一种做法,除了捐钱,还能把某个物品或服务捐献给公益机构或NGO,比如一些律师事务每年有百分之七的时间无偿为公益机构提供法律援助,这种方式国外叫“pro bono”。在这种情况下,并不是那项服务没有价值,不需要付费,而是提供服务的机构或个人因为余裕,把那个服务以及那份劳动所得,捐献给了对应的公益组织。就像在上面我们提到的公益组织工作人员坐出租车的例子,曾经我们国家也有过这样的例子,因为救灾,出租车司机不收乘客费用。同样的,并不是说载客服务没价值,不用钱,而是出租车司机用这样的方式,把这次服务捐了出来,自己承担了相应的损失。也就是说,出租车司机有收钱或不收钱的自由,公益机构却没有要求司机一定要给与免费的权利。

值得补充说明的一个情况是,就我所见,公益培训机构和培训师并没有向公益组织和工作人员漫天要价。相反,更为常见的做法,是让专业的基金会承担一部分费用,或透过“pro bono”的方法,由培训师主动在价钱上让步(再次强调,其实不是减价,而是捐出了自己的收益)。比如一些咨询类的服务或团队培训,在商业领域要价上万的,经过这样的处理,如果是公益机构或工作人员,价格就变成了几百上千。可是即便这样,每次培训几乎都有机构提出能不能免费。以我服务的机构为例,协作者的培训,协作是一门专业的技术,在商业领域的价格动辄上万,我们只好和基金会谈,有些草创的机构或边缘的领域,实在需要支持,于是才有个三五个特别的奖学金名额。我想不管是公众还是基金会,最终都能理解一些边缘的议题或机构需要支持,但前提是这些机构意识到自己在被如此支持,而不是无视这些资源的来由,继而认为免费是必然。

或许,那种在公益领域里面动不动就喊“应该免费”或“你看我们做公益就便宜一点嘛”的做法,只是因为机构无力承担费用,又很想获得资源支持,于是就想找个理由来希望对方心软。这么说来,这也是一种募捐,只是手法成了“道德勒索”。所以说,关键或许还是回到上文所指的,既然需要,就要想办法筹募,堂堂正正地向资方和公众说明,从机构资源的分配上重视,而不是首先向服务者或劳动者开刀。

感觉不错,给作者打个赏呗

 

相关阅读:

《起底 | 公益培训:不仅是钱的问题》
《廖瑾:公益培训究竟该不该收费?》
《公益培训高额收费为哪般?》

*本文为原创投稿,不代表LVNGO观点与立场。作者:凉意。如需转载,请留言获取授权。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标签:
  • 公益培训
  • LVNGO微信
  • 原创
  • 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