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刚过一半,本月在LVNGO网站发布的类型标记为“培训”的公益活动已有9个,地域不仅覆盖了北、上、广、成都,还有一些小城市的项目地,培训内容有领导能力、筹款、设计、影像制作等,对象包括有机构工作人员、大学生、志愿者等。

15天,9个培训活动发布,这仅是一个网站的纪录数据,实际上通过其他渠道发布的公益培训项目要更多。被主办方归为“公益培训”的项目正在数量上增多,而“公益培训”的定义却是含糊的。

在云浮共青团的官方微博上,曾发布这样一条活动信息:“ 8月10日上午,云浮市青少年公益(免费)培训班在市少年宫一楼大堂招生,现场非常火爆......”。公益培训等于面向公众、费用全免的培训,这种定义并不少见,甚至普遍存在于社会大众之中,《南方都市报》在一则报道中写道:“开平市将在7月中旬举办暑期公益艺术培训班,所有培训项目一律免费。”

不过,公益从业者则反对这种观点。陕西纯山公益促进中心的工作人员廖瑾表示,公益培训是对公益人的培训,或者传递与公益相关知识的培训,如果把公益培训当作不要钱的培训,那其实仍然是停留在“公益=免费”的老路上。

就算同为公益人,也有质疑公益培训收费。LVNGO的一封来信指,公益培训收费使得难以承担学费的草根公益人被排除在外,有违优先惠及缺少资源的个人和组织的公益理念,同时,收费的标准也让人存疑。

 

免费的午餐哪里找?

公益培训的收费差异很大。德鲁克的培训以组织管理为主,收费处于较高水平,通常一个两至三天的课程费用为1200元。根据德鲁克的活动信息,1200元的学费包括了学费、学员手册和资料、课程需求调查和课后跟踪服务、培训茶点等。《2014中国公益行业人才发展现状调查》显示公益从业人员平均月薪为3998元,算上交通费、餐费和住宿费,参加一场培训需要花掉月薪的三分之一。

更常见的公益培训收费在300元至600元之间V-BUS会提供设计和传播方面的培训,一个费用为500元的视觉记录的培训,包括了4次工作坊和1个工具包。微辣青年开设的设计思维协作营的费用分两档:大学生300元和NGO在职工作人员600元。这些培训会以几次工作坊和实践组成,全程时间为三至六个月。

当然,仍然有不少公益培训是免费的。LVNGO的网络问卷调查显示,在回收的231份问卷中,曾经参加过免费培训的占45%。

 

一场培训,成本几何?

支持型机构恭明中心提供的公益培训基本上都是免费的,其品牌项目黄埔公益领导力协力营由四期培训组成,跨度约七个月。这个“不收钱”的培训成本不低,该项目的负责人梗叔表示,做一期5天的培训成本为5万元,而且还没有计算人员工资。

梗叔指出,做公益培训的成本非常高,目前情况是资助方一般能给执行人员工资已经很不错,一些隐性成本,例如课程设计、新框架的开发,基本上无法得到资助,大部分基金会对行政费用的规定已经很严苛,很难会支持研发费用,也意识不到智力产品是需要研发的。

ICS创新空间负责培训项目的工作人员陈欣表示,与资助方沟通良好可以解决这些隐形成本负担的问题,例如在预算中可以设置“课程设计”的款项,他们的经验是,执行方案与提交资助方的预算方案一致的话,是不会产生额外的成本的。

但与资助方达成长期的合作与信任是一个重要前提,一些刚刚接触培训领域的机构则常常捉襟见肘。

一名负责培训项目的工作人员小何(化名)常被资助方削减经费,而且被削减的部分“很奇怪”,打印费、交通费、餐补甚至讲师费都会被削减,有的是因为资助方对培训认识不多,没有意识到一些支出的必要性,有的则因为资助方项目经费有限,不得不削减。

 

谁该为培训埋单?

培训有成本是无人质疑的现实情况,但这笔钱该由谁来掏,就回到了公益培训是否收费这一话题上。

实际上,即便是需要付费的培训,最大部分的资金还是资助方出的。“高价”的德鲁克培训表示,其培训市场价接近4000元,非学员自付的部分由基金会承担。

但资助方不承担的培训成本会直接转化到主办机构头上。小何表示,她们因此不得不向学员收费,而且收费后也还是面临着“赔钱”的风险。

对于公益培训收费范围的调查中,最多参与者选择“免费”,但认为应该收取200元以内费用的参与者也不少,仅以5票次于免费这一选项。但从总的得票数来看,认为公益培训应该收费的人数更高。

面对收费过高的质疑,小何会跟参与者分析具体的投入情况,每天的花费,慢慢解析情况。

陈欣指出,目前免费的公益培训并非真的免费,只是非使用者付费,抛开公益培训这一前提,实际上使用者付费是一个常识,不过在公益培训长期免费的惯性下,被“惯坏”了的参加者理所当然地觉得公益培训不该收费,是否该收费变成了一个需要讨论的话题。

现在,ICS也开始尝试一些付费项目,陈欣认为,使用者付费将是公益培训的大趋势。

但最草根的公益人如何承担培训费用是另一个现实问题。梗叔认为,没钱的学员应该要求资助方加大对自己或培训机构的支持,而不是要求同样弱势的培训机构降价,因为很明显大部分培训机构的收费都不足以支持培训运行。

据了解,有机构或项目会为员工设置学习经费,可用于支付其参与培训的费用。

 

交了钱,值吗?

对于收费的公益项目,参与者更关心的是,培训能否值回票价。

 

问卷调查显示,大部分的培训参加者认为自己参加过的培训是值回票价的,但也有一部分认为满意度只是“一般”。

中山大学学生煎鱼参加了微辣青年的培训营,他觉得300元的培训费用可以接受,而且从收获上看也是值得的。

公益从业者李一知认可公益培训收费,认为如果物有所值,就愿意付费。不过,参加过不少培训的她发觉公益培训的质量跟企业培训有较大的距离,即便是公益培训中比较专业的德鲁克,与商业培训一比较便高下立见。在参加一场德鲁克的培训后,她觉得实际收获不值所付费用。

ICS创新空间总监贾蔚表示,培训是一门专业,公益培训的质量跟培训师的专业技能有关,商业培训中的培训师常常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但公益培训中,有些讲师可能在一些领域中有足够的经验,但不一定懂得培训的技巧。此外,她认为提高培训质量需要加入一些符合潮流的元素,例如她会在培训中加入商业元素,提供实用的管理工具,并用方便学员“消化”的方式教授。

廖瑾认为,公益培训收费有利于提高培训质量,“但是如果付费了,才真正把受训者的权力提高了,受训者购买了培训的服务,当然有权要求培训师的授课内容和形式更完善,要求培训会务安排更妥帖。”陈欣也认同这一观点,她觉得使用者付费的一个优点是能促使主办方主动满足使用者需求,现时“付费”的资助方的要求与使用者的需求存在差异,培训主办不一定能同时满足两者,如果使用者就是付费者,那么主办只需对使用者负责。

但是,李一知认为,以收费约束培训质量很难做到。她认为一场好的培训,应该是有实用的收获、能拓展视野、可以引起对日常工作的反思,并且会有同伴和心理支持,但从当前行业发展阶段来看,能满足这些期待的培训机构实在太少。

“回应真问题的培训极少,培训多是源于想象,以及不需要为结果负责罢了。”梗叔如是评价“培训热”。

这么长都看完了,给作者打个赏呗


*本文为LVNGO原创调查,作者:小田。责任编辑:珞珞。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评论留言获取授权。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