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慈善公益如何消除糊涂账

2011-11-19 17: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31| 评论: 0

摘要:   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表示,当前中国的慈善公益事业,最重要的并不是捐了多少钱,而是需要建立一个做慈善公益的完整产业链,以推动整个社会的发展。  由“郭美美”事件引出公众对红十字会的不信任,使得官方慈善 ...
  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表示,当前中国的慈善公益事业,最重要的并不是捐了多少钱,而是需要建立一个做慈善公益的完整产业链,以推动整个社会的发展。

  由“郭美美”事件引出公众对红十字会的不信任,使得官方慈善公益形象大损。大多数网民在一些网络调查中承认自己的捐款热情受到打击。

  在官方慈善公益组织不断受到质疑的同时,不少企业家开始自建私人基金会,从事公益慈善活动。但企业家面临的问题是,他们不知道怎样把资本有效传递给社会的弱势群体。因此,企业家在管理企业的同时,还要重新学习怎样做慈善。

  建立产业链

  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举办的“2011年第六届企业社会责任全球论坛”上表示,当前中国的慈善公益事业,最重要的并不是捐了多少钱,而是需要建立一个做慈善公益的完整产业链,以推动整个社会的发展。

  资料显示,中国目前大型的基金会,有公募基金会近1000家,私募也有很多。

  李连杰指出,做慈善公益最怕的是糊涂账。大家都做慈善捐赠,捐出很多钱,但我们真正具体改变什么?真正的结果是什么?企业家看不到公益这条产业链上的“批发商”和“零售商”,不知道怎样把资本有效地转给社会弱势群体。

  一个企业最大的价值与责任在于创造财富、带动就业、按时缴税以及保证所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合格与高质。而对于想做慈善公益的企业来说或许更应该只做融资,然后再根据企业的需要去购买“服务”,即企业拿出钱来到公益组织和基金会里面选择感兴趣的项目,然后由基金会等公益组织去落实,最后企业审核结果。

  比如,企业对教育感兴趣,那么是选择贫困儿童的教育,还是贫困大学生的教育?在这些基金会和公益组织里可以选择购买到服务,钱资助给他,他落实项目,最后去审核结果是否符合企业文化,从而改变了企业从头到尾都要自己包办的结构。

  加快慈善人才培养

  应该说,无论是资助环保还是贫困生,任何一个领域都可以购买服务。但为什么现在很难购买服务呢?李连杰说,壹基金在过去3年每年想拿出1000万元购买服务,但3年来都没有花出去。第一年花了700万元,第二年是800万元,第三年是600万元。因为产业结构没有建立起来,终端的“批发商”不够专业,“零售商”也不够专业,以至于没有办法把资金传递到最底下普通的受助群众。因此,慈善公益的产业链建立非常重要。

  在产业链中,人才的培养是重要的一环。“专业的人才非常重要,我们不可能只要求用道德来理解公益和慈善。中国是发展中国家,道德观念非常强。我们既要公益慈善组织国际化,同时又要求所有参与公益慈善事业的人都是做奉献的,零成本的东西很难实现。”李连杰说,“我从来不相信人民币3000元薪水的人可以管理几亿元规模的公益组织。中国没有很清晰的从业人员游戏规则,比如人工、待遇,其他行业可能都有。”

  美国的公益组织为什么如此强大?李连杰认为,首先是有200年的历史传承,再一个是这些公益组织的领袖们人工费用不低。像美国西岸是18万到19万美元,东岸是23万美元的年收入。“这样的公益领袖如果是在今天的中国,道德可能马上把他枪毙掉”。

  “在道德与法律的选择上,我个人更喜欢法律。”李连杰说。法律作为一个准则人人需要遵守,只要法律允许有10%运营成本,需要有这个能力的人去管理,那么,社会就应该可以接受。社会要逐渐理解专业人士的价值,如果专业人士没有价值,他做了3年、5年,自己又成为被救助对象。

  目前,壹基金已经和北京师范大学建立公益研究院,将为非牟利组织培养专业的管理人才。

  职业筹款人不可少

  李连杰说,职业筹款人在中国短期内不能实现,一旦实现这个人会被道德批倒。美国哈佛大学有职业筹款人,任何世界顶级的学校都有职业筹款人。只有职业筹款人可以跟各企业对接,把整个产业链的概念介绍给企业家。

  企业家主要是再生产,不可能将全部精力去研究“我要给哪个基金会钱”。职业筹款人建立起桥梁,把教育基金、医疗基金介绍给企业家,给企业家介绍说这个基金会为什么需要得到他企业的支持,他的企业的文化和这个产业为什么可以通过慈善公益连接起来等。显然,这个桥梁是多么重要。这些职业筹款人首先有能力和社会知识,有教育、经商的背景,他知道哪个高尔夫俱乐部里可以见到商业领袖,知道哪个场合可以和他们谈论慈善。作为一个桥梁,也是产业链必须要拥有的,中国未来的社会必须要有这样的人才。但如果现在有一个人说他可拿筹款的3%为人工费用,那么,社会是否可以接受呢?我们不能光要美丽的结果,而不去考虑艰难的实现过程。

  都是雷锋不现实

  “我个人不喜欢特别伟大的目标,培养出无数个雷锋的几率很小。我更喜欢比较简单的、朴实的想法。就我个人的人生经历,我光着来,穿着一套衣服走,国家培养了我,武术家电影家给我很多的支持、帮助,所以我要帮助社会。我是人,别人帮过我,我有责任和义务去帮助社会,因为这么简单,所以我必须每天保持以感恩的心回馈社会。”李连杰说。

  在谈到裸捐时,李连杰认为,裸捐不适合中国目前的阶段。首先要非常清楚裸捐的游戏规则。裸捐是把你的财富留给子女10亿美元之后剩余的资产可以在有生之年捐50%或者100%,直到离开。我们常常忽略或抹掉“给子女留10亿美元”的前提。西方都把游戏规则设立得非常符合人性的发展。因为10亿美元以上的资产不属于我们的,我们带不走。但10亿美元以内,对我们子女、家庭要负起的家庭责任很重要。“我不知道中国多少人够资格,反正我不够资格”。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QQ|运营团队|公益论坛|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tag|公益   

GMT+8, 2022-7-2 15:21 , Processed in 3.19221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香港联领基金 会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