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凡是有房顶的地方都禁烟。”北京市包括写字楼、餐厅在内的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彻底叫停所有烟草促销活动。

➤ 一被报告,立即查处。对于违规的,市民可打电话、发微信向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投诉举报,将及时查处。

➤ 高额罚款。个人在禁止吸烟场所违规吸烟的,最高将被罚款200元;禁烟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没有及时对吸烟者进行劝阻、劝离或者投诉等举措的,将被市或者区、县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处5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罚款。

 

 中国烟民确实多。中国烟民超过3亿——相当于中国成人人口的28.1%经常吸烟,成年男性经常吸烟比例超过一半。北京市成人综合吸烟率总体呈下降趋势,14年间从34.5%下降到23.4%,但由于本市常住人口总数一直处于上升态势,所以总体吸烟人数不降反升

➤ 吸烟确实有害。据了解,吸烟和二手烟暴露导致癌症、心血管疾病和呼吸系统疾病等大量发生,每年超过100万人由于烟草相关疾病而死亡——相当于每天死亡3000人左右。吸烟者与不吸烟者相比,患喉癌的危险性高8倍、患肺癌的危险性高8至12倍、患食管癌的危险性高6倍、膀胱癌高4倍。

➤ 不吸烟也会被害。另外,不吸烟却深受二手烟毒害的有1000多万人。“控烟任重道远。”

 

 

但是,“吸烟有害健康”

最 严 禁 烟 令 就 有 理 了 吗

 

 

文 | 韩青

今天是世界无烟日,不出意料的,朋友圈劝戒喊禁的声音四起,如《三手烟对健康的危害》、《是条汉子就戒烟吧》、《请您现在就戒烟,为了明天》等,也有朋友吐槽做志愿者时捡烟头被烫到手、西安钟楼一条路百分之八十的垃圾是烟头等,一些媒体也有了现成题材,去调查哪些公共场所还在设吸烟室,大力宣传北京市在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举措……作为烟民,顿觉压力山大,但我还是要说,禁烟不如分烟,大型室内公共场所要设吸烟室,室外公共场所要设吸烟区。以下是提出这一观点的六大理由。

1、只要不危害他人健康和消防安全,烟民就有吸烟的自由,在公共场所设吸烟室(区),双方才能各安其事。当然,这也有个度,可能有人嗅觉灵敏,受不了别人身上的烟味,那可以保持距离,但这种厌恶构不成禁止吸烟的理由。至于有人拿烟民健康说事,那俺只能说,这是常识,不劳您操心,能戒当然好,但是否戒烟只能取决于烟民自己,不能用政策法规做强制要求。

2、公共场所是所有人的公共场所,既属于烟民,也属于非烟民,不能只听取某一群体的声音,只考虑某一群体的需求。对烟民来说,很多时候抽烟是刚性需求,是生理需求,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和上厕所是一个道理,你可以鄙视这种癖好,但在制定政策时却不能无视。而且,两类群体并无明确界限,非烟民无聊、伤心或喝酒时可能会点一根,而烟民多数时候也处在非烟民状态(这和“残障”是一种状态而非群体标签类似)。

3、公共政策出台前应经充分讨论,听取各方意见,由政府或非烟民单方提出和通过的全面禁烟不具备正当性。很讨厌有人拿这些规定说事,一些媒体也喜欢以此为标杆衡量一些场所有没有做到位,却不考虑这些规定本身有无问题。如果规定本身不合理,那肯定难以落实。想到前几天去世的数学家纳什,他以“纳什均衡”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而“纳什均衡”说的就是要在博弈中考虑互动,考虑了才有可能双赢,考虑不到很可能双输。目前的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就是一个坏的“纳什均衡”,形成烟民与非烟民双输的局面。

4、烟民的素质和公共政策是否友好、公共设施是否到位密切相关。很多人吐槽二手烟危害,抱怨烟民不顾他人感受,不否认有部分烟民素质不高,但这很大程度上可以通过完善公共设施、改良公共政策来解决,不难发现,只要像郑州火车站那样设个小小的吸烟室,在厕所和过道中抽烟的人数就会大大减少,就不需要像北京西站那样要派专人盯守厕所,敲打厕门,非烟民(这其实也包括某一时刻不想吸烟的烟民)也可呼吸口新鲜空气。吸烟室的重要性,对烟民来说堪比公共厕所,试想如果马路上、公园里没有公共厕所,那随地大小便的人会不会增多?

 

5、烟民为中国税收做出巨大贡献,作为纳税人,理应享受到最起码的针对性公共服务。多年来,烟草行业的利税一直占到中国政府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十左右,每包烟的定价中有一多半是税收,你可以诟病烟草经济,但却不能忽视烟民作为纳税人的所做的贡献,设个吸烟室,几乎不用什么成本,就可以让中国烟民吸得“幸福而有尊严”,何乐而不为之?

6、好的公共生活要以权利为出发点,尊重每个个体的选择,不能以个人喜恶为标准。烟民要尊重非烟民的感受,非烟民也要尊重烟民的需求,在这个基础上制定分烟政策,而非禁烟政策。可我们现在,不光政策制定者有“家长制思维”,就连一些民众也是如此,只要打着“这是为了你好、这是为了大家好”的名义,就可以站在道德高地替天行道,搞一刀切的“全面禁烟”。

中国有三亿烟民,遗憾的是,因被污名已久,明确对全面禁烟说不、要求在公共场所设立吸烟室的烟民并不多。可如果自己不发声,命运只会掌握在别人手中,不管在何处抽烟,手里的烟头都可能随时会被强行掐灭。如果有人当面这么做,烟民很可能会因此和对方干一架,所谓“人争一口气”,可如果这只手来自政府部门呢?

理想的烟民,不应只是被嗜好绑架,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偷偷吸上两口,而是要有纳税人的意识,要有公民的担当,勇于为自我的正当权益鼓与呼,努力争取在阳光明媚、空气流通的吸烟室(区)自由呼吸,同时承担社会责任,不在人群密集处或密集空间中吸烟,也不乱丢烟头,有意愿的还可倡导改变烟盒包装、开发吸烟替代品等,以声音和行动为群体正名,自由而负责。

昨天路过广州,有幸感受了下南站的吸烟室。车站内有对吸烟室位置的明确标示和引导,而且没有性别歧视,男女厕所门口都有禁止吸烟和吸烟室位置的贴纸。根据指示乘上电梯,发现玻璃门上还写着“广州南站吸烟室欢迎您”。竟被称为您,作为烟民,第一次感到被如此尊重。进入吸烟室,里边有火机烟斗售卖,也有戒烟产品推荐,抽还是戒,全凭烟民自己做主。

在北京宣布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关闭机场吸烟室、税务局总不经人大审议便全面提高烟价、烟民的需求和声音被严重漠视的氛围中,广州南站给了烟民一个自由呼吸、自由喘息的地方,非烟民的健康也没因此受到丝毫损害,我不禁对这个城市多了一分好感,所谓无烟,不就本该如此吗?

据了解,此前,全国已有上海、杭州、广州、天津、深圳等十余个城市出台控烟条例,虽然各地都有自己堪称“最严”的法规,但法规执行似乎都未收到令人满意的效果。

➤ 看到有人吸烟,你真的会上前劝阻吗?

涉及针对个人的罚款执法,有可能引发冲突。虽然处罚不是目的,但如果只是劝阻并不真罚,又会使法律有失严肃,起不到警示作用。这个度很难把握。中新网生活频道的调查也显示:近六成受访者表示知道北京控烟令将实施,但在是否会对违规吸烟者进行劝阻这一问题的回答中,有63.8%的受访者表示会选择“离开”或者“忍耐”;而选择劝阻的人则不到四成。

 

➤ 幼儿园、中小学校、少年宫及其周边100米内不销售烟草制品,真的禁得住吗?
从目前看,多数在规定范围内的烟草售卖点都与烟草公司签有合同,暂时无法停止售卖。经过协商,目前的解决办法是交与工商部门处理,签约已到期的不再续约,没有到期的则采取政府补偿撤销售卖点或等合同到期即刻不再售卖两种方法,但真正的效果,仍有待观察。

 

➤ 北京范围内网络售烟禁止……有点天真。

北京范围内网络售烟被禁止,但是对一些外地网站发至北京的烟草交易并没有具体规定。有官员坦言,这些问题虽然确实存在,但《条例》出台以后一段时间内不会再做相关调整。网络售烟难以管理的问题将在实践中商讨内部管理细则,或在新规执行一段时间后公布。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教授王青斌等法律界专家认为,北京和全国其他一些城市控烟立法……(存在)法律刚性不足、执法责任主体不明等问题。

 

有帝都烟民在绝望中表示

“中国关了所有的烟草公司,那样我就买不着了,这是让我不吸烟的唯一的办法。”

中国把烟草公司都关掉?

哈哈哈哈哈。

*本文为LVNGO原创组稿,责任编辑:骆骆。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下方版权信息图及原文链接,并完整转载,媒体合作请联系gaofujun@ngocn.net。《公共场所应设吸烟室(区)的六大理由》为作者授权转载,作者:韩青(公众号:yunjisi) ,相关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取得作者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