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保护古村落的重要性大家已经十分清楚,即使不太清楚,这两天也会有人反复地讲,我就不在此多重复了,我就说说我是如何做的文物和古村落保护的。

我叫彭保红,是2011年12月开始关注公益,加入自然之友河南小组,现在叫绿色中原,关注环境保护,我参与于过古树保护,河南的麋鹿保护,河流保护,PM2.5监测活动等。我认为,作为一个公民,本能地会热爱自己的家园和环境,看到家园被毁,看到环境被破坏,理性地发声,是我们的权利,也是我们的义务。

2012年10月我开始更多地关注文物保护和古村落保护。我做文物保护和古村落保护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微博呐喊,引起公众关注,再引起媒体参与,最后引起政府的重视,问题或得到解决,或着没了下文。

我发出的第一个有点影响力的文物保护微博是关于中原区孙庄。

2013年5月5日,我第一次发“十万火急”,当时孙庄正在进行拆迁,到处是废墟、尘埃和钩机的轰鸣,我来到废墟中的两处古建筑旁,真心为它们的处境担忧。

这篇文章起了郑州各大媒体的关注,可惜,这一切没有挡住拆迁的步伐,就在第二天的夜里,这两幢翰林故居一幢被纵火,一幢被推倒,保护老屋的孙氏后人孙宝珠被人绑架。我没有保护下来翰林的一点遗存,只做到了我发的誓言:我保护不下来古建筑,但我知道了,就不会让古建筑无声地,委曲地离去,我要使它惨烈地倒下让更多的知道,更多的人动容,更多的人凭吊。最后《大河报》以《扛着“历史名城”称号咋容不下一处清代老宅》做了总结。

我关注航空港是因为一篇报道,说郑州要在新郑、中牟、尉氏建一个415平方公里的航空港,对于国家的大建设,我不懂,不好发言,但我一下子意识到这么大的一片土地,会有多少文物?我通过心通桥网站问郑州市文物局,得到的结果是有400多处不可移动文物,其中国家级文保单位1处,省级文保单位2处,市级文保单位18处,正在做文物保护规划。这时我也接到了当地群众的电话,他们的老宅要拆了,于是我开始关注那里的文物。

2013年12月22日,我从庙后安回来,又发出了一个十万火急。

我非常喜欢庙后安村,全村都姓安,有古宅、古树、古墓,还有古墓碑,完整地记录着安氏祖人从山西大槐树下迁到这个地方艰难历程,一个有500多年历史的古村,却要为一个新的建设全部拆迁,那配着精美图片的微博打动了很多人,《大河报》进行了连续报道,《民间老宅,能否有个养老的地儿》《组织专家论证,拆迁暂缓进行》《文物部门称:未因私宅厚此薄彼》、《国家文物局发声力挺安氏古宅》,最后惊动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报》发表文章《向“限期拆除”文物古迹者坚决说不!》

现在,安氏古宅和古墓还在,只是不知道以后会怎样。

2013年12月25日我发出了第二个十万火急,送给了新郑龙王乡霹雳店村

可我的呼吁没有挡住拆迁的步伐,一幢幢老房倒下了,没有倒下的老屋,或有雕花的窗户,门楣被盗,或墙角被挖,一个相对完整的古树,没有昔日的容颜。

2014年1月27日,第三个十万火急送给了我们长眠祖先。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盗洞,恐怖,幽深,那些不孝的子孙就是从这里把应陪伴我们某一位祖先的陪葬品盗走,把尸骨随意丢弃。当时也报警了,可惜没有下文。

我觉得做任何事,都要执着,2014年我就与新郑挺上了,跑了几十次新郑,还发了大量的微博,介绍那里的古村和文物,呼吁在建设中保护古村落,保护文物。

2014年1月,央视的《焦点访谈》也特意来到新郑,做了采访以《古村落的去与留》为题做了报道。

2015年2月,央视的《经济半小时》又以《聚焦古建保护·河南新郑:被航空港吞掉的古村》做了报道,可惜,这一切努力,并没有让这几百处文物得到安宁,坚持了两年,我得到的消息是:区县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基本上原址保护,而84处不是文物保护单位的古民居最后得到的结果还是拆,只是以异地保护的名义拆。河南省文物局终于出了一个文件:《关于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辖区内未定级地上民居类文物点进行异地迁移保护的批复》,涉及84处传统民居文物点,还有近200多处不可移动文物,就不知道什么结局了。我不知道这是胜利了,还是失败,一个个有着丰富文物内涵的乡村古民居,迁到另一个地方,还是原来的古民居吗?

2013年5月23日我的第四个十万火急给了郑州城区最后一个四合院,

这是一个相对成功的例子,郑州修地铁时,只是辅道要占用位于紫荆山路与书院街东南角的郭家大院五平方,就要把全院拆完,郭家大院,虽然只是一个清末的小户人家的四合院,可郑州城区的四合院被拆完了,只剩下它了,所以,也就宝贝起来了,还有它在郑州城区,很多记者知道这个地方,拍过这个地方,一听说要拆,马上就有媒体朋友赶了过来,一个小小的院子,可以说吸引了省会几乎全部的媒体关注,最后,地铁公司让步,以辅导改道,小院保留

然后,我就请不记多少万火急了,也不排序了,又发了两个十万火急。

2014年5月3日我接到中牟老百姓的电话,他们的祖屋,也是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王在之故居要拆。

这个微博一发,《大河报》《河南商报》都关注了,中牟县有关部门很快回复:不拆了,让我们志愿者和王家人很高兴。

影响较大的是2015年3月23日发的一个微博

这是我最近关注的一个村,我真感受到村民对古村的眷恋,对失去家园的痛心,同时我也感到传统文化的韧性绵长和在人们心中的共鸣,这个平时默默无闻的村庄,因为我的呐喊开始得到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最早《东方今报》接着《法制晚报》、《大河报》《香港文汇报》《东方卫视》《中国文化报》《京华时报》《都市报道》都开始关注。这些报道在网络上不断地发酵,上了头条。连我在杭州的同学都知道此事。现在,这件事还没有平息,我不知道最后结果是什么,但我们努力,我们行动,能唤醒更多的人关注历史传统、关注古村落、关注文物,那也是值得的。

其实,我们生在一个相对民主的时代,我的这些行为,很多朋友担心,但我感觉到社会在进步,当年的梁思成林徽因,那是著名的建筑大家,可他们为了保护北京古城墙,受迫害,受打击,也没有成功,最后含恨而去,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志愿者,我的努力,还能起到点滴作用,并且我还相对很安全,这就是社会的进步。

我的微博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影响力?是得到过高人真传的,我在南阳桐柏考察森林破坏时见过自然大学的校长冯永锋,他告诉我:要做公益,必须重视微博的力量,一个微博发出去了,并不是万事大吉了,还要至少打理二三个小时,要@感兴趣的朋友,要回复、转发朋友的跟帖。冯老师是粉丝5万多的名人尚且如此,何况我们?下面是冯老师自己的总结我读给大家听:(有改动)

一、一切工作都微博化,这是2010年以来就强调的共识。

二、目前好几个同事的微博经营不在心,建议尽快改善。

三、主微博一定要讲清楚事件,是小新闻,140字一定要用足,要吸引大家互动。最好图文并茂,主微博尽量只@倡导对象,而不要@同伙。

四、一个微博不是平白无故火起来的,需要我们的辛勤地打理。积极与转发、评论本微博的朋友互动,转发时要多@媒体、记者、感兴趣的朋友,回答他们的疑问。

五、微博靠的是自己的苦力互动,而不是靠大V的转发。

六、要让别人转自己,自己就得转别人。平时多浸泡才是正道。

七、照片配一张就好,有冲击力。手头没有拍得好的,就绘制、虚配,一切以有利于读者领会为原则。

其实,做公益有很多的办法,有人走法律渠道,申请信息公开,提起诉讼;有人著书立说,影响高层;有人组织公益团队,人多力量大。而我更习惯先自己发现问题,通过微博把问题展示在公众面前,引起大家的关注。而现在交流媒介有很多,如QQ、微信,微博,为什么我独喜欢微博?从2011年3月份开始写微博起,四年间,我共发了11600多微博。打个比喻,我认为,微信像我们家的客厅,来的都是朋友,QQ像社区,也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只有微博像城市广场,最适合演讲,只要你说的有道理,只要你嗓门足够大,就会被人听见。

并且,微博还有二个很好的功能,一、你可以向任何人喊话,就是@的功能,二、大家口口相传,就是转发功能,这两个功能可以让一条微博迅速地火起来、大家可能奇怪,为什么我发微博,媒体就会关注,就是因为,我@媒体和记者朋友和关注这件事的专家、志愿者朋友和当地的官博。他们看见了,会关注和跟进的,有必要时,我也会给记者朋友电话联系,请他们关注。

这是一个自媒体的时代,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如果我们认为自己做的事是对的,是对社会,对子孙有益的,那我们就呐喊吧!总会有人听到,总会有人理解,总会有人支持,总会有所改变,请相信自己。

好,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本文整理自五一期间彭保红在郏县李渡口河南“古村之友”筹备会议暨豫记古村游活动上的发言)

*本文为LVNGO原创,作者:彭保红,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并附带下方版权信息图及原文链接,并完整转载,媒体合作请联系gaofujun@ngo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