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侨联副主席、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理事长乔卫(中)到四川省群团组织社会服务中心考察交流。

政府与民间合作模式初探
       四川一直是自然灾害多发的地方,灾害发生后,志愿者、社会组织和社会爱心力量如潮水般涌入灾区,如果不能对这些力量进行有序疏导,那么可能造成负面效果。汶川地震后,四川省也在思考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
       4·20芦山地震发生后,四川省政府部门对接公益组织的工作也迅速展开。彼时,由共青团四川省委牵头的雅安抗震救灾社会组织和志愿者服务中心,在芦山街头的雨篷中成立,它代表着四川省政府正式建立起一个与社会组织对接的接口,同时提供服务和有序引导。
       “当时除了做好保障和补给,我们还要做三件事儿,第一是报备,来的社会组织要在我们这里登记,能做什么、要做什么、有什么资源,第二中心来进行有序派遣,第三是将灾区的需求集中形成项目主动去找社会组织对接。”四川省雅安团市委副书记赵龙对《公益时报》记者说。芦山地震后一个月内,四川政府为服务中心在雅安特批了一处办公地点,供各地而来的社会力量在此办公、沟通、更好地投入工作。
       2014年3月,由四川省市总工会、共青团、妇联、科协、残联等群团组织组成的省市社会管理服务组,共同发起成立四川省群团组织社会服务中心。
       当年的雅安抗震救灾社会组织和志愿者服务中心只是一个尝试。从雨中的服务点、到服务中心,再到群团中心,一个连接政府与社会组织的平台完成升级。
       灾后重建中,雅安市以群团组织社会服务中心为平台,通过建立社会组织孵化中心、外地组织陪伴式孵化、政府购买服务三种方式,支持、培育永远“不走”的本土社会组织,促使公益服务在基层灾区落地生根。

雅安一年的成绩单
       群团购买社会服务项目21个、项目资金合计1255万元,通过群团基金会累计对接公益项目178个、项目资金2.11亿元,累计联系企业90余家,争取意向性合作资金达4000万元,编制和储备公益项目1368个……这是群团中心成立一年来交上的成绩单。
       “我们的角色更像是政府和民间社会组织之间的纽带,一边把政府的需求和更多资源对接给社会组织,帮助他们申请政府购买机会,辅助民间组织成长,一边把民间组织的需求统一对上反映,把社会力量通过我们的协调安排到更需要他们的地方。”赵龙说道。
       两年过去,不少外来社会组织在项目结束后已从灾区撤离,但灾区长远发展,离不开长期持续的专业社工服务,社会组织本土化需求迫切。
       芦山地震发生后,全国700多家社会组织先后来到灾区开展各类服务,成为应急抢险和灾后重建中的一支有生力量。“社会力量在灾后呈现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外来社会组织具有流动性、短期性,但是也有很多成熟的组织,在他们身上我们能学习到很多适合本土组织发展的经验,所以可以通过努力培养一批本地社会组织,留下一支不走的队伍参与地方社会治理。”赵龙如是说。
       “4·20”芦山地震后,民政部在2013年4月22日发布《关于四川芦山7.0级强烈地震抗震救灾捐赠活动的公告》,不再公布民政部捐赠账号,也没有再指定几个固定的基金会来接受社会捐赠,而是鼓励个人和单位向任意有救灾宗旨的公益组织和救灾部门捐赠。
       当政府释放出积极信号,公众的爱心集结多了一份自主选择,捐赠向理性和自由回归,紧接着,社会捐赠数据让所有人对公益组织的表现刮目相看。据基金会中心网发布的报告显示,截止到2015年4月20日,全国共有339家基金会参与雅安地震紧急救援和灾后重建工作,累计募集款物18.92亿元,震后两年累计支出款物13.81亿元,占总募集额的73%。
       面对如此大量的社会资源,群团中心也希望能引导社会组织有序使用,不要资源重复或浪费,但不会干涉社会组织的自主性和独立性。

营造公益生态圈
       据赵龙介绍,群团组织和服务中心的模式已经在四川省逐渐铺开,在100多个乡镇设立群团中心的服务点,这样做是为了能够发挥社会组织的优势,让触角更加深入民间。
       赵龙说:“灾害发生后,政府和军队肯定是最重要的力量,但是社会组织的优势也很明显,他能更加细致、深入,更具有人文关怀,如果说政府力量照顾的是面,那么民间力量和社会组织照顾的就是点,这样点对点的帮扶就需要我们把触角更深入。”
       “一天公益”是宝兴县震后成立的首家草根NGO组织,8名工作人员中5名是宝兴本地人。组织负责人徐淑表示,自2014年成立以来,在很多方面获得了政府的帮助扶持。“办公场地是灵关镇政府提供的,可免费使用两年。去年,还从宝兴县群团组织社会服务中心争取到2个项目,共4万元经费。这笔经费维持了机构的正常运转。”
       成都市义工联合会负责人苏世杰表示,雅安鼓励外来社会组织吸纳本地志愿者参与服务,儿童关爱中心的社工几乎全是雅安本地人。他认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本土社工可以长期留下来推广服务项目,“这是一个可持续发展模式,培育不走的公益力量是工作目标之一。
       赵龙说,未来群团中心希望能够通过建立更多服务站,尽最大能力撬动地方资源的配套,为民间公益组织争取更多资源和政府购买,形成民间组织的合力,探索常态化、专业化的发展路径。


雅安地震款物赈灾详情

 

雅安地震19亿元款物已支出73%
       4月20日,基金会中心网发布《基金会雅安地震两周年善款流向总结》报告显示,截止到2015年4月20日,全国共有339家基金会参与雅安地震紧急救援和灾后重建工作,累计募集款物18.92亿元,震后两年累计支出款物13.81亿元,占总募集额的73%。其中中国扶贫基金会支出1.83亿元,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支出1.48亿元,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支出1.41亿元。
       报告显示,公募基金会是雅安紧急救援和灾后重建过程中的主导力量。据统计,339家基金会中包含公募基金会136家,共募集款物16.46亿元,占总募集额的87%,现已支出款物11.05亿元,占已支出总额的80%。其中募集款物最多的前十家公募基金会已支出款物8.7亿元,占已支出总额的63%。
       在已经披露详细用途的11.81亿元款物中,6.38亿元用于包含学校、医院、敬老院、交通设施、社区活动中心和过渡安置板房等基础设建设,3.5亿元用于大米、食用油、煮食工具、防雨布、棉被、折叠床等救灾物资发放,9255万元用于开展小额信贷、生态农业等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活动,还有2525万元用于发放奖助学金、1920万元用于减防灾教育等。

雅安地震后的无国界社工
       芦山发生7.0级地震后,当日9时,无国界社工灾难紧急回应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并作出出队评估决议,无国界社工四川服务点随即派出团队到灾区,深入了解灾区情况,评估灾民受灾后身心状况及服务需求,提供居民紧急需要的物品,并分析提供服务的可行性,及时链接当地资源。雅安地震后一个月内,无国界社工派发物资给5540人;家访33人;多次为灾区学校师生开展治疗性小组和活动。同时,社工也培训当地志愿者,薪火相传,让灾后重建服务更长久、更专业地持续下去。
       无国界社工派出三队香港心灵天使(专业社工团队)进入灾区进行服务,派发紧急物资,如婴儿奶粉及妇女用品等;并在天全县建立“无国界社工雅安地震社工站”,定点持续开展服务。
无国界社工都江堰友爱学校友爱集善之家在雅安芦山地震后也积极展开服务。在灾区的学校,社工长期开展心灵重建、情绪辅导工作;在灾后重建的社区中,社工会注入希望和感恩主题的活动,让社区居民的身心社灵得到全面发展。
       无国界社工在灾区为居民提供情绪支持,给幼儿园的老师和家长开展震后儿童情绪处理的培训,还深入村民家中进行家访和心理抚慰。

相关阅读:
       雅安地震两周年:一起来追寻18.92亿善款去哪了?
       1428:给下一代太平盛世的备忘录

※ 本文源自公益时报,作者:闫冰,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