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住在巴基斯坦穷乡僻壤的女孩,在从事乡村妇女运动10年后到 TED 演讲《我如何保护妇女不被荣耀谋杀 (How I work to protect women from honor killing) ?》,她的勇气令人震撼,有人颂扬她是“马拉拉第二 (The Next Malalas)”她回应说“在巴基斯坦,每天都诞生一个新的马拉拉 (In Pakistan, every day a new Malala’ is born)”。她是谁?她做了什么?或者,我们可以先认识什么是“荣耀谋杀”:

“荣誉谋杀”(Honor Killing)是指女性被一个或以上家族、部族或社群男性成员以维护家族名声、清理门户等的理由杀害。多见于文化保守的社会,女性地位低下,被认为是私产,社会文化和法律都不尊重女性。而伊斯兰文化地区被认为是“荣誉谋杀”的重灾区。

根据U.N. Population Fund 统计,每年超过五千名女性因荣誉杀人而受害。很多国家以荣誉杀人名义的凶手是未被判刑或只判几个月的刑期,在约旦一般杀人罪判15年之久,而荣誉杀人的除罪条款只判三到一年之内,通常是六个月。受害女性往往是被她的丈夫、父亲、兄弟等加害,部分女性所幸逃离,部份更是躲进监狱。

 

网易曾经刊登过一个图集:死于“荣誉谋杀”的女人们


2014年,巴基斯坦一家高等法院门口,已经怀孕3个月的25岁的女子法尔扎纳因为违抗家族的指婚,被20多位亲人就将她推倒拳打脚踢和砸石头砖块致死。凶手包括她的父亲、两个兄弟以及父亲指配给她的前“未婚夫”。


2014年,18岁的巴基斯坦女孩 Saba Maqsood因为违背了家族的意愿嫁给了自己爱的男人,婚后第五天的时候被家人袭击,脸部和手被射伤,然后被塞进麻袋丢到了河里。

2013年,也门一个15岁的女孩被父亲活活烧死。只因为在结婚之前与她的未婚夫擅自通了电话,被家人认为是有辱门风。


2014年,30岁的巴基斯坦妇女Bushra被丈夫 Javed 投石而死,因为她在当地工厂工作,她丈夫让她辞掉工作,但她不肯。尽管当地文化并不禁止女性工作,但是妻子必须遵从丈夫的意愿。

在巴基斯坦,每年有1000人因“荣誉谋杀”而死。16岁的Khalida Brohi 因自己的好友被“荣耀谋杀”意识到这个习俗的荒谬,发起了“醒觉运动”(wake-up campaign)捱家捱户去宣传,她觉得女人跟男人一样,应该受到公平的对待,她的努力,在她住的社区得到了一些认同和回应。

图片来源:Sughar.org

后来,藉由父亲新买的电脑和网路,她将这些信息传到国外,在国际上得到很多的支持。但是不久,她居住的社区开始对这样的运动反感,她家的车子被破坏,父亲收到警告信,她的办公室外面遭到撞击,生命面临威胁。因此只好放弃这样的计划,离开喀拉蚩。

18岁时,她回到喀拉蚩,检讨上次的失败:传统根深蒂固难以推动;真正受害人没有能够参与进来——连那些她想保护的女性同胞们也不了解这是为她们好;同时,运动缺乏必要的经济基础。

图片来源:Sughar.org

2013年,Khalida成立了让女人可以学习音乐、剌绣和语言的“苏噶妇女中心”,教育她们应有的权利,6个月的课程之后,给她们贷款,让她们可以独当一面,成为一个领头羊。

苏噶中心成立以来,她已经在25个村庄,训练了900多个妇女,希望十年内可以培养超过一百万个妇女。“苏噶”等同在巴基斯坦社区给女人翅膀的天使,“苏噶 (Sughar)”在穆斯林乌都语的意思是有技能有自信的女人。


图片来源:Sughar.org

以提高妇女经济地位作为突破口,是目前在伊斯兰地区妇女活动的普遍经验。和众多伊斯兰妇女领袖一样,Khalida每天都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这甘冒大不韪的勇气令人震撼,世界上正因为有这样单纯无畏而充满正义的精神,才使我们的世界在那么多灰心丧气中看见人性的光辉。

Khalida Brohi 的TED演讲,18分钟,英语字幕

*本文为LVNGO原创,资讯整理自三际信息网、网易女人、Sughar.org等网站,责任编辑鹿柴。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附带下方版权信息图及原文链接,并完整转载,媒体合作请联系gaofujun@ngo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