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坐公交或急需零钱时没有咋办?
       在路边报亭买一份报纸找零,向路人求助,或者上车后向司机尴尬说明?
       一个叫“爱心零钱盒”的公益创意或许可以解决这一问题。
       最近几个月,在不少城市公交站牌附近都出现了“爱心零钱盒”。这些“盒子”并没有统一的标准,纸质、塑料、铁质的均有,大小不一,唯一相同是,盒子中大多存有几张或十几张1元的零钱。盒子旁边的告示还会写明:供换零或暂借乘车使用,也希望有人投入零钱,让爱心传递。
       这个从烟台开始的公益创意,迅速蔓延到多个城市,但也同时遭遇着尴尬。有的城市一天内设立的10个“盒子”,一周过后仅剩下1个,有的地方甚至被“连锅端”,这不仅使得爱心受挫,更伤害了公众的爱心。“爱心零钱盒”究竟该何去何从?

迅速生长的“爱心”创意
       3月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了“烟台:公交‘零钱站’让爱心流转”的新闻,迅速引起各地的关注和热烈讨论。
       新闻讲述了山东省烟台市一中高一六班的11名学生为了方便乘客出行,自发组织在烟台汽车总站公交站台设立“零钱站”,供没有零钱的市民换取零钱乘车的善举。
       作为这一公益行为的倡议者,山东烟台市一中高一六班学生许嘉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一个很简单的倡议行为,最初并未多想,生活中自己乘车时也会出现没有零钱的尴尬,回校后发现同学也有类似情况,而且大多都支持设立‘零钱盒’的想法,就开始行动了。盒子开始时是个小纸袋很简陋,现在正着手改进和扩大设立范围,希望更多人乘坐公共交通不再尴尬的同时也将爱心传递。”
       “爱心零钱站”被报道后,迅速在各地掀起了一股“爱心零钱盒”设立风潮。
       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工学院软件学院的大学生们在校门口的公交站台设立了爱心零钱盒。盒子也从最初的简易纸盒逐步改进到能抵挡风雨的精致塑料盒。
       3月5日,河北省会石家庄友谊大街附近沿路部分公交站牌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塑料罐。罐子中,都被放入了一些1元面值的硬币或纸币,罐子没有封口,任何人都可以将钱拿出来,这是由该市中联航河北分公司团委在雷锋日组织的倡议活动。
       活动发起人该公司党工部副部长胡芳说,发起这项活动最初的目的就是想播撒一些方便他人的行为种子。将这些零钱罐悬挂在公交站台上,那些没有带零钱的乘客可以随时取用,而有多余零钱的乘客也可以主动往里面续钱,让方便延续。
       3月18日,福建省漳州市区10个公交站台设立的“爱心零钱盒”也正式启用。活动由公益组织漳州市涉水产品协会倡议推行,没有零钱乘车的市民可以自由取用。为了维护“爱心零钱盒”的正常运转,协会工作人员还每2天巡查一次,负责“爱心零钱盒”零币投放和破损修补。

“爱心”途中遇尴尬
       在企业、学校社团、公益组织的共同参与下,“爱心零钱盒”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认可。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种种问题也开始显现,“爱心零钱盒”的境遇并没有设立者最初想象的那样美好。
       河南郑州中原工学院软件学院校门前公交站的“爱心零钱盒”,从3月初设立起至今已经运行一月有余。期间,“爱心零钱盒”时常遭遇损坏,学生们又将其改进成能防风防雨的精致塑料盒。
       4月13日,该校学生对已被破坏的“爱心零钱盒”进行了更新。4月14日中午,该校学生白萌和几个同学下课后赶到公交站,发现原本牢固粘贴在公交路线牌侧面的爱心零钱盒没有了,旁边垃圾桶里留着碎成几块的“爱心零钱盒”,白萌原先在盒子里放入的5张一元零钞也不翼而飞。
       “爱心零钱盒”遭到损坏,令白萌和同学们有些难过,但即便这样,白萌仍表示会继续将“爱心零钱盒”行动坚持下去。
       其他地方设立的“爱心零钱盒”也正遭遇着相同的问题。
河北省石家庄市“爱心零钱盒”发起者之一胡芳称,3月5日学雷锋日当天,自己和同事们在全市11个站台安装了“爱心零钱盒”。2天后巡查,11个塑料盒只有1个还在,另外10个连罐体都没有看见,零钱也没有踪影了。
       最初,胡芳将事情公布到了微信上,很多人质疑活动初衷,有人直言,这样会助长个人占小便宜,但也有人说这是考验公众诚信的试金石,这让胡芳一时想要放弃。
       “爱心零钱盒”在福建漳州推广力度最大。涉水产品协会一开始做了10个盒子,每个盒子里投入10张1元纸币,在全市10个公交站点投放。一个星期后回访,10个盒子有9个遭到破坏,仅存的一个里面的零钱也所剩无几,而遭遇破坏的盒子还被就地扔在了站牌旁边的草丛里。
       漳州市涉水产品协会会长郑立国在接受《公益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10个盒子9个遭到破坏原因主要有2方面,一是自然原因,盒子原材料为纸壳制作,工艺简单,一旦遭遇恶劣天气很容易被破坏。另外,现在公交站牌大多进行商业化,站牌上大多都留有广告,‘爱心零钱盒’最初挂的地方可能挡住了部分广告,遭遇了广告公司清除。”

让“爱心”有处安放
       “爱心零钱站”原本是为缓解乘车无零钞的尴尬设立的爱心公益行动,现在自身却遭遇着比乘车无零钞更尴尬的境地,怎样才能让这一小而美的公益善举能够坚持下去呢?
       安徽中皖律师事务所夏初升律师表示:“这种行为首先是需要肯定,不管从事主体是谁,学生、企业、公益组织倡导和践行,这都是一次公益创新,但需要在实践中检验和调整,‘爱心零钱盒’即便是一万个人维护规则,但凡只有一个人起了私心,这都难以维持。”
       不过夏初升也称:“公益创举的短期受挫不应影响坚持下去的决心,至少多尝试几次,完善公益活动形式,在实践中求进步。当然,这一探索的过程需要更多人参与,或许会再次面临失败,但只要能唤醒大家的公德心,形成互帮互助、相互监督的社会风气,公益活动就不难维持下去。”
       作为福建漳州“爱心零钱盒”活动的发起和践行者,郑立国告诉记者,对于“爱心零钱盒”在全国推广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很遗憾,要想让爱心举动继续只能在实践中找方法,寻找多方面资源支持,他认为一个最好的方法就是依托当地志愿者团体。
       “应该依托当地志愿者组织,这些组织常年扎根当地,对情况和问题都熟悉,执行人力成本也是最小的,‘爱心零钱盒’可以依托进行推广发展。”郑立国表示。
       而当前,郑立国为了“保卫”他的“爱心零钱盒”,已经动员协会志愿者进行每2天一次的“考察”,希望通过一定力量的监督让“爱心零钱盒”存在的时间能更长久一点。
       但这种方式在有关专家眼中看来只能是一种无奈。
       安徽省安庆师范学院陈教授认为,“爱心零钱站”屡遭破坏,靠着社会公德和良知来维持,这对社会来说是一种考验,如果长时期遭遇破坏,这无疑需要建立配套机制来进行保障。但如果完全依靠制度和管理机制来保障,这也是一种悲哀,爱心应该是自发自愿的,不应该成为被监管的对象。
       目前,福建漳州市文明办召集漳州市政、公交、涉水产品协会3方对“爱心零钱盒”公益项目进行座谈,多方在肯定爱心公益的同时,也希望公益活动推介方拿出具体方案,让爱心继续传递。
       “已经准备了一笔善款进行固定支出,支持‘爱心零钱盒’发展呢,希望通过自己坚持使互动行为成为当前人们的一种习惯。”郑立国说。

※ 本文源自公益时报,作者:张明敏,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