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有百味,人生亦有百味

世界上没有一种人叫做“穷人”

流浪、落魄、贫困都是一种状态

是人生的不同风貌,不同味道

~人生百味

 

你是否曾经走在街上,经过了街友的身边却不敢与之对眼?你害怕,因为他和你如此不同,你们穿的鞋子、住的处所无一相似。所以你瞥开眼,下意识避开眼神交流的机会,仿佛没看到就是不存在。

你是否也曾经在等红绿灯时,担心被坐在轮椅上的身障人士或年长者推销商品?你巴不得红灯赶快变绿灯,好让你可以赶快逃离现场,不用面临看着整篮价格昂贵的面纸、口香糖或抹布,却不忍心对他们说“不”。


图片来源:百度搜图

划界线,切开我们跟你们是很容易的事,让我们可以理所当然的往他们身上贴标签,或把责任推给特定的单位或机构负责,好似这些都与他人无关。

看到这群被大众忽视的人们,这些隐形的歧视启发了3个年轻人,主动成立“人生百味”团队,希望透过简单有趣的计划,把人们推向平常只敢在一定距离外偷偷观察的对象,也把被体制排挤至边缘的人们努力拉回。

“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更不代表与自己不相关。”人生百味的共同创办人朱冠蓁认为,现今弱势并不专属于特定族群,这股无法独立面对的无助感,深埋在社会大街小巷内,每个人都有可能遭遇。

为了消除这些“隐形的歧视”,甚至更进一步培力身处弱势状态的人们,朱冠蓁、巫彦德和张书怀从2014年5月陆续开始了3项有趣的活动:“把回收拿给阿公阿嬷”、“石头汤计划”,以及“街卖计划”。

图片来源:截图自agoama.tw

“把回收拿给阿公阿嬷”是透过线上协作的方式,让台湾各地的网友可以直接在人生百味架设的网站上标注出住家附近靠回收维生的阿公阿嬷,建立起一个完整透明的资讯,让民众可以就近将回收物拿给他们,让他们不用再推着沉重的推车步行数里。

“街卖计划”刚刚起步,他们想改变街卖者贩卖的商品,与从事友善耕作的小农及产品实在的商家合作,推出街卖体验包。让消费者实体接触及小量购买好的农产与食物,进一步推广农食教育。不只照顾了街卖者,同时也照顾乡下转型中的农夫,建立互助合作网,“使街卖者尊严贩售,不兜售尊严。”

最为出名的“石头汤计划”更是有趣,他们向社会大众募集多余、用不到的食材,每月选定一天根据时令安排菜单,邀请志工一起料理这些食材,再运送到台北车站发送给周边的街友们共享。目前已进行9场活动,每次都送出近百份食物,总计服务了逾800人次,温暖了无数街友们的心。

你我的距离,一碗热汤就能拉近

石头汤的概念其实来自一则欧洲的古老故事,饥饿的3位士兵来到一个小村庄,但村民担心士兵太会吃,于是把家里的食材都藏了起来,机智的士兵突发奇想,对村民说他们可以用石头煮出一锅美味又丰盛的汤。

村民不信,看着士兵生起火、煮起石头,不时尝尝味道,一边嚷着如果加颗马铃薯味道会更有滋味。好奇的村民非常期待这锅汤,于是纷纷从家里拿出藏起的食材,便凑成了这锅从无到有的石头汤,不只美味,更象征了分享与友善的寓意。

人生百味接续故事的美意,向社会大众募集多余食材,不只解决了现代人常常浪费食物的问题,更将这些食材拿去帮助需要的人。有趣的是,最初朱冠蓁也像一般人一样对街友有着刻板印象,但“靠着一碗面、一碗汤,你就可以把人跟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也才知道,街友们不但不会危险、抢食物,甚至还会温馨的帮正在休息的隔壁街友留食物。


摄影by郑名娟

“我们因互不认识而容易猜忌怀疑,太多刻板印象造成隔阂,少了好多机会去进一步了解。”人生百味促成了很多志工与街友的第一次接触,有些个性害羞的志工主动与街友阿伯分享食物,这短短一步的距离,就有机会让他们下次在北车相遇时微笑打招呼,而这是多不容易又窝心的一件事呢?

当我们拥有时,常会忘记有些人少了。最初的最初,不过是想让街头上的人们,收到碗温暖的热粥。这碗粥不必精致豪华,但要能熬出如家般的味道。收集过剩食材、共同料理、抬着大锅到北车分享,这是每个人听到都觉得傻且费力的方式。

但当一碗碗简单新鲜的料理透过参与志工的手分享给街友;当所有人席地而坐、不分职业性别年纪地闲聊;当每次有人感叹说道,他过去想做些什么但总是觉得自己力量太小。我才发现这发想简单的活动,真正串联起了什么。

 

— 朱冠蓁

 

串联,从318开始

人生百味的开始,是318学运带起的改变。让这群年轻人过往平静生活产生质变,不再轻易对小确幸满足,而是充满了对公平正义更直捣源头的渴求。


图片来源:社企流

朱冠蓁、巫彦德和张书怀3人当时也参加了静坐的行列,当学生高声疾呼的同时,他们看见的却是会场外围那些平时隐而不见的人们:他们是徒步走了数公里到这里收回收的阿嬷、是因为在会场索取物资而被斥责的街友。

巫彦德说,当时许多物资都因为吃不完而被丢掉,却又不愿意让街友们索取,这是一件很吊诡的事。“也许是场地的关系,比较不方便直接在那边发放,所以我们3个就把剩下的物资带去龙山寺一带给游民们吃。”

这场学运带给他们的不仅仅是政治上的觉醒,更因为这场24小时不分日夜、没有围墙的活动,进一步与社会上阴暗的那个角落有了对话的可能性。

于是,他们为徒步走了数公里到这里收回收的阿嬷开了“把回收拿给阿公阿嬷”的网站,希望能帮助他们收到更多附近居民的回收物,不必再走远路;他们也在学运结束后发起“石头汤计划”,把社会上多余的物资,煮给真正需要的人。

你问,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些麻烦事?捐钱不就好了吗?人生百味认为,唯有透过真实的接触,你才能体会到,弱势不是一种族群,弱势只是一种状态,每个人都可能遭遇。他们不是别人,他们与我们没什么不同。只有理解这件事后,社会才能靠得更紧,一旦人与人之间靠紧了,就不会再有社会边缘人。

 

下一步,让街卖者不只卖口香糖

在往返公司或学校的路上,您一定看过这些人──他可能是身心障碍者,坐着轮椅卖着口香糖与抹布;他也有可能年事已高,却风雨无阻地兜售玉兰花;她也可能是受暴、因故离婚、中年失业的单亲妈妈,必须边照顾小孩边做着小本生意。

你知道他们的商品毫无竞争力但你偶尔会掏钱,却仅仅是因为同情、或是掏钱买一个红灯时间的安宁。

人生百味团队正在筹备的“街卖者计划”,就是希望可以从根本改变街卖的本质,让他们的商品有竞争力,不再需要靠别人的爱心生存,而是贩售商品的价值。巫彦德说:“只出于同情的街卖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街卖者永远不能升级、永远不能做得更好,因为当你看起来不够可怜时大家就不会再买你的东西了。”

也因此,人生百味决定以社会企业的模式继续前进,今年搬进了大稻埕内的众艺埕,希望成为这群街卖朋友的友善供应商。透过产品重新包装、网路行销及其他活动,让街卖者贩卖台湾优质小农产品,成为自然农法农产品的第一线通路,不只提升街卖的品质,也同时帮助台湾优秀的小农们

人生百味的3个有趣计划,无非是希望可以扭转社会对弱势的刻板印象,也让这些人有更多机会可以从人生的坑洞里爬出来,脱离弱势的状态。下一次,当我们再度与这些朋友街头相逢,也许可以不再画出那条区分你我的线,冷漠的转头,取而代之的是温暖的微笑,四海之内皆朋友。

 

*本文为转自Buzzorange,作者:刘子宁,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