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坐地铁出行,突然有一个青年男子抱着一个红色的捐款箱出现在我眼前,他穿了一件暗紫色的背心,在左胸口口袋处有“青城助学”字样,红色捐款箱上写着“青城助学捐赠”几个字。我下意识地从兜里摸出了几块钱,在我要把钱投入捐款箱时,这个青年男子诚恳地说:“我为我家乡的贫困儿童上学筹款。”我犹豫了一下,问他:“你是哪家机构的?为什么项目劝募?”这个青年男子愣了一下,转身抱着红色的捐款箱转向车厢的另一头走了,留下了在暗紫色的背心上“青城助学”几个字的背影。

      同行的小伙伴们马上扭头问我:“这人是不是骗子啊?”我说:“我不知道,可能是,也可能真的是个人的行为,不好判断。”小伙伴们马上说:“那下次再遇到这样的,我们是给还是不给啊。”我说:“估计你们再遇到的机会也不大。”这个有意思的经历让我意识到有一种筹款方式几乎被我们遗忘了,那就是最原始的街头劝募。

      我最早接触街头劝募是在香港期间,体验过多次香港知名的“售旗筹款”,俗称“卖旗”,是香港慈善机构筹款的经典模式。慈善机构邀请大量义工在街头向市民募捐,义工拿着一个特制的钱袋和大量印有机构LOGO的小贴纸,当市民投放金钱于钱袋后,义工会将小贴纸贴在捐款者的衣服上,这样,再走过其他的街区,其他义工就不会再向他进行劝募了。

      现在习惯了在移动终端查看公益项目、用手指点击进行网上捐款的捐赠人虽然享受到了方便快捷,但是再也很难体会到那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真情、真诚流动的感受。现在让我们看看街头劝募都有什么特点。

      劝募资质是首要条件。就像我在地铁里遇到的那幕一样,街头劝募是要有资质的,比如香港“卖旗”活动的组织者,必须是在香港正式注册的非营利慈善机构。社会福利署通常在每年上半年公布下一年度的售旗日数、申请细则及期限等。筹款机构可提出申请,由社会福利署属下的奖券基金咨询委员会审核,委员会根据申请团体提供的服务,或“卖旗”募捐资助计划的价值及有关慈善组织的财政需求而评定,然后颁发筹款许可证。

      而在内地,街头劝募则是需要有民政部门批准的公募资质的基金会才可以开展。全国性公募资质的基金会可以在全国地区开展募款,地方性公募资质的就在地方开展。

      品牌效应直观化。一个基金会或者一件公益产品在公众心目中的信任度通过街头劝募是最直观的、最显而易见的,所以一般只有知名基金会的明星项目才会有上线街头劝募的可能性。在香港“售旗”中,香港公益金是最被港人所知的;中国扶贫基金会也是选择了自己的明星项目“爱心包裹”进行街头劝募。

      志愿者管理是关键。街头劝募需要大量志愿者参与其中,这是这种公众筹款方式的明显特点之一。这就需要组织街头劝募的基金会拥有很好的志愿者管理能力。所有的志愿者都要经过培训,能够准确回答有关劝募项目的相关问题,还需要有统一的、带有服务机构标识的着装和捐款工具等。

      不得不提及的“颜值”。选择志愿者的时侯,选择颜值高的、亲和力强的,对街头劝募是有加分的。有一次我在澳洲逛商场,被无国界医生的阳光帅哥美女拦了下来。他们向我介绍无国界医生这个组织及他们需要的捐赠,还向我介绍他们自己就是读医科的大学生,希望以后也能够去贫困的地区救助别人,我一感动就捐赠了2澳币。

      捐赠工具有讲究。再想想地铁上那个人手里拿的“捐款箱”,如果真的是那样的捐款箱,你敢捐赠吗?香港公益金为了推广“售旗”,制作了特别的钱袋,整个钱袋只有一个开口处,就是在钱袋的上端是一个直径两厘米的投币口,正好能放下2元港币的大小。要想打开整个钱袋,则需要志愿者将钱袋拿回到基金会,由财务人员用专门的工具方能打开;后来因为香港八达通卡的普及,“售旗”也可以用八达通卡进行实时捐款;中国扶贫基金会爱心包裹的街头劝募也是由邮寄的工作人员跟随拿着相应的工具进行跟进,做到善款安全捐赠。

      街头劝募的魅力就在于感受人与人之间的真情的传递,让更多人有机会去做一件利他的事情,让更多人通过帮助他人而感受到快乐及感受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真诚和美好。

※ 本文源自公益时报,作者:白鹤(作者系公益俱乐部“十一座”创始人),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标签:
  • 劝募
  • 白鹤
  • 街头劝募
  • 品牌
  • 公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