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中国财富》

她是受害人眼中铁面无私的检察官,她是会在庄严的法庭上为被告方求情的温情的公诉人。她是公益组织天祥关爱计划的发起人,调度受害者与被告者之间的矛盾,倾听控诉双方的声音,修复双方创伤。 

2015年3月16日,她向单位递交了辞职报告。3月20日上午,广州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八次会议,会议表决通过了免去杨斌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职务的决定。

从此她成为一名自由人,最初大学毕业选择别样生活到今天毅然辞去检察官身份,成为一名自由人,她以社会责任为志业,并对此热爱不已。

“就像笼子里面的鸟,尽管你给她水,给她食物,给她窝,但是它还是向往外面的自由。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食物,时间太宝贵了,我想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宽恕·和解·爱”

“我是天祥关爱计划的创始人,这意味着,我要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去呵护她。”

一个刑事案件的发生,往往意味着两个家庭的崩溃和毁灭。如果没有外力的关注和介入,多数刑事案件的当事人及其家庭只能在命运的不幸轨道里周而复始、恶性循环——这是她办案多年的看法。自1992年进入花都检察院后,杨斌的检察官经历已有23个年头。这些年里,她生活在体制内,但常做着体制内的人鲜于触及的事。

2013年,在一次探访后,她发起了天祥关爱计划,传播“宽恕·和解·爱”理念,这也是国内首家关爱刑事案件双方家庭的公益组织

2013年3月初,杨斌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2008年,两个农村进城打工青年因为一时意气产生悲剧,被告方陈晓因在争吵时用水果刀杀害小天而被判死缓,受害者小天一家虽不服但最终还是接受结果。出于关心,杨斌在某个周末踏上了海南的红土地上去看望小天一家,发现失去了支柱的这户家庭同时也被疾病,贫困包裹着。这个意外的电话来自陈晓的姐姐,她想寄点钱给小天,但又不敢联系小天家,想请杨斌代交。

2013年6月16日晚杨斌在新浪微博上,发起了“天祥关爱”行动,希望通过对刑事案件当事人双方的人文关怀和人道救助,致力于促进当事人双方的谅解与宽恕,从而唤醒人性,消除隔阂,摒弃仇恨,修复社会创伤,促进社会和谐。
同年6月,天祥关爱计划正式加盟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会。
2014年8月29日,天祥关爱服务中心在天河区民政局正式登记成立。

2013年7月,3万元送到了海南,交到了小天一家手中。这是天祥关爱计划的第一笔资助金。在了解陈晓家和小天家的状况后,杨斌希望能够搭建一座桥梁,建立被害人和被告方的联系。

“政府放宽了对社会组织的管理,这是社会进步的一个表现。当越来越多的社会组织出现的时候,公民社会就会组建成型。”到目前为止,天祥关爱已经惠及了30多位求助者,帮扶金额也从3000元提高到5000元。

辞职以后,杨斌更自由了,她期待着这种时间和财务上的自由,这使得她将有更多的精力投放到天祥关爱计划——让她能够挂靠一个基金会,能够在广州的社区落地,能够将个案做的更深入精细淋漓尽致。因为,对她而言,这是她的一种责任,“我要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去呵护她。”

 

“他们是社会转型期的牺牲品,无论是被告人还是受害人。”

1998年,杨斌正式进入花都区检察院公诉科,2004年,通过遴选,进入广州市检察院,负责一些重大的刑事案件。而周模英溺婴事件更是让她广为人知。

生活在广州底层社会的年轻母亲周模英,因生活艰辛、丈夫冷落、孩子生病,一时冲动,将不足9个月大的亲生女儿投入河涌溺死,被送上法庭。本是控诉方的杨斌转身在法庭上说出满含深情的话语,为被告方周模英求情,并在其入狱后,帮助周一家,让她的孩子能够接受教育,为周的家庭申请保障房。这件事,使她轰动一时,她公正而赋有人性关怀的一面为广大群众知道,向她求助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


周模英(左) 杨斌(右) 图片来源:新快报

在办案的这些年中,杨斌接触了很多犯罪人员,如讨薪未果,淋汽油欲跟包工头同归于尽的高玉山,如因一时争执而杀害同伴的打工青年陈晓,如因为家庭压力巨大而溺死亲生女儿的周模英。他们基本上都是底层人群,相当一部分是农村进城打工。现实生活中,有些人认为那是他们活该,“谁叫他们穷呢?”“他们那么懒惰,那么愚昧,那么无知。”而在杨斌看来,犯罪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是一回事,但如果去深究背后的原因和背景,就会对他们抱着深深地悲悯和同情

时代发展的浪潮,城镇化的列车夹带着农民进城。在这个全新的世界,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他们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一方面,他们极易受到诱惑,在某些毒品案件中——甚至几千元就可以让他们铤而走险,成为运输毒品链条的最低端:“骡子”——干最危险、最艰苦的活,拿最低的报酬。另一方面,他们的权利极容易被侵犯,他们寻求保障的途径非常狭窄。而城市也往往没有给予他们宽容,应有的友善,在这种夹缝中,他们沦为被告人或者被害人的几率也就更高了。

办了这么多的案件,杨斌有时会根据同理心联想到自己,“我真的非常幸运,因为我有机会接受教育,但我不会觉得在道德上比他们更有优势。假设我没有接受教育,那当我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我是不是比他们更理性,会不会比他们做出更好的选择呢?”

 

始终坚信的善

有人说她是出风头,不务正业,以权谋私,超越职权,不符合检察官身份。

也有人说律法无情,但她大爱无疆,用温情感化良知,让正义平添亮色。

私底下,她说自己比以前也豁达多了,不再是简单地非黑即白,也不是单纯地有善恶之分,而是相信每个人人性的善。

“我曾经被人性的恶所伤害过,但这种伤害反而让我更坚定的相信,人性中我们是带有与生俱来的善。”而她始终不肯透露她是如何被曾经帮助过的人伤害。只是在这些善恶之间,杨斌逐渐认识到,做人不要带着期待去帮助别人,希望他有一个什么样的果,期待他成为你设想的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我们只要看见我们的初心,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至于他有没有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他有没有成为他想成为的人,那是他的事。即使你看到人性的恶,你还是不会后悔你做过的选择。当你再一次面临同样的问题的时候,你依然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

 

冲出鸟笼的自由

“你在追随自己内心的声音,就会带来不同的惊喜,不一定是成功,但是你看到不同的风景”。

2011年1月,杨斌开始就不再经办具体案件,2013年,她借调到广州政法委工作,“快五年没办案了,再不办案我就废掉了。”杨斌笑称。

没有人能够完全明白,杨斌为什么会辞职。也没有人知道她以后一定会做什么。23年的检察官生活让她发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自己。而今,她却断然离开了这个给以她生命别样精彩的行当。“随缘吧,不刻意,只要遇上了,只要有利于社会发展、法治进步,需要我出力的,一定不遗余力。”

也许正如她1992年,当初不愿意在大学毕业后,回到湖南那个从出生到老去都会在一个地方度过的国营大厂,她不愿意过这样的生活,而是跑去了广州,撞开了花都检察院的大门。而2015年,45岁的她再次选择,撞开体制的大门,她要飞出去,寻找自己想要的那片蓝天。

 

*本文为LVNGO原创,作者:张艳玲 陈绮颖(LVNGO 通讯员)。如需转载,请保留此声明及原文链接,并完整转载,注明:本文转自“LVNGO”,微信公号(LVNGO02)。媒体合作请联系gaofujun@ngo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