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大学妇女研究中心,是汕头大学的一个跨学科教学、研究单位。旨在增强汕大有关教学和研究力量,携同国内外有影响的妇女学科机构及专家,以国际前沿理论和实证研究服务于国内的现实需要,提供育人、治学与实践服务为一体的通识和专业课程,同时开展多学科交叉研究、弱势群体赋权等活动,催生并传播师生研究成果,促进社会发展与性别公正。
       中心现为中国妇女研究会会员、中国妇女研究会和全国妇联妇女性别研究与培训基地、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会员暨妇女社会工作专业委员会成员、启璞/展璞计划培训专业组召集人。

导言:
       游鉴明
       2011年12月8日到9日,应汕头大学妇女研究中心邀请,我为“女性口述史研究方法”工作坊,进行两天的女性口述历史人才的培训,参与的学员包括汕头大学教师和研究生,共计40人工作坊结束后,我向妇女研究中心陈瑜主任建议。为了让学员获得更完整的访谈与整稿技巧,且落实访谈的实际成果,需要再做深度培训。2012年11月17日到19日,我与汕头大学女性研究中心共同筹办“汕头大学女性研究中心口述历史研习营”,6位老师、1位研究生在陈主任带领下来到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我邀请7位台湾口述史专家。根据他们的口访经验以及问题,给这6位师生提供更深层的口访知识,而我个人则为口访纪录的初稿作逐一点评一年半后的今天,学员经过再度访问、修改,终于结集成《用自己的脚丈量历史—潮汕地区女性口述访谈记录》专书。

       这本书一共收录8篇访问纪录,呈现三大特色:一、以潮汕地区的女性口述历史为主轴,提供研究者进行区域女性比较史研究的素材;二、纪录女性完整的生命故事,包括受访女性的家世背景、童年忆往、求学过程、工作经验、生活历程、家庭婚姻、宗教信仰、健康保健、风俗民情等,让研究者从中获得多元、丰富的史料;三、受访人中有职业妇女。例如女医师、产婆、女村官,也有家庭主妇、基督徒、麻风病罹患者,这种重视不同阶层、相异工作的全方位访问纪录,不仅挑战主流历史的研究,也令到学者对底层女性的日常生活、医疗救济、宗教信仰。有进一步认识。
       这8位受访人的生命故事,大致如下:
       黄馥蕙,1909年生,广东省揭阳市揭西县棉湖镇人,来自基督教家庭。毕业于汕头淑德女校,曾留校任教。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淑德女校停办,黄馥蕙返回家乡;后给人续弦,负责大家庭的生活她虽然不曾生育,却全心照顾和培养丈夫的6个孩子,一生奉献给家庭及基督教会。
       林肉丸,原名林清凤,1937年生,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县地都镇凤鸣村人。8岁时不幸患上麻风病,1970年住进揭阳陈吊岭麻风病院接受治疗,1979年转到揭东西坑麻风康复村后来与同村的另一名麻风病康复者结婚,并收养了一名被遗弃的女婴他们把女婴抚养长大,视同亲生孩子,还供女儿读了大学。
       唐慧明,1933年生,上海人北京协和医学院毕业后,于19f66年与医师丈夫孙德麟调到汕头工作,并长期定居曾任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院长、汕头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联合国际眼科中心建院院长、慧明慈善基金创办人,退休后继续参与医疗扶贫活动,月跟随扶贫医疗队下乡义诊。
       林巧兰,1929年生,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盐鸿镇鸿沟乡鸿四村人。1953年加入共产党,只读过两个月的地下党夜校和六个月的识字速成班,认得极少的汉字。新中国成立后,她从村干部成为国家干部,之后,主动放弃国家干部的身份,重新成为村干部。她先后担任潮汕地区多种基层行政工作。
       陈端德,1931年生,广东省潮州市饶平县大埕镇人。虽然出生普通农村家庭,但来自基督教家庭,和她的姐姐都接受了西医教育,并成为医生;曾先后在诊所、医院工作,是汕头市升平区第一人民医院的第一位女医生她的丈夫也是医师,夫妇二人均是虔诚基督徒。
       汪秋兰,1917年生,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县白塔镇人。她的母亲是传统老接生员,自跟从母亲学习接生技巧,曾试过一天接生6个小孩,60年间,从农村妇女成为地方知名的接生员她经手出生的小孩占当地新生儿的七成,经历中国生育政策不同时期的变化发展,也看到农村妇女生育观念的转变。
       曾妙宜,1938年生,广东省揭阳市揭西县五经富乡第六村人。来自基督教世家,也是华侨家庭,族人多为医务工作者,结婚后,跟随在广西教书的丈夫到当地工作并生活19年,她虽然受过高中教育,在婚前婚后做过许多劳动工作。48岁时,又再与丈夫回到汕头生活。
       林兰珠,1926年生,广东省珠海市斗门区泥湾村人。出身渔民家庭,虽然不识字,却对斗门地区历经的民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地革命、改革开放等各个历史时期,如数家珍,而她个人的生命史也随着时代变迁起伏动荡,述说了一个贫困渔村与女人的历史变动。
       深入阅读这8位受访人的访问纪录,我们不但可以看到精彩的女性故事,还能从她们的陈述中,得知其他女性与男性的生命故事,甚至可找到许多研究议题与可延伸讨论的课题。

       首先,这本书呈现潮汕地区基督教世家的发展与变迁,也提到基督教如何在潮汕地区立足生根,对社会、教育和医疗的贡献,以及与政治的纠葛。例如,曾妙宜从母亲那里,了解祖父与教会之间的互动、如何组织家人灵修等;陈端德的母亲和奶奶,因为信教而放脚并参加教会的识字班的故事,证实基督教宣扬放足、鼓励女性读书的言论,如何在潮汕地区发挥教化作用。而黄馥蕙对自已在淑德女校学习过程的陈述,则为潮汕教会女校的教育史作了详细勾勒。
       此外,基督教在中国推动医学教育固然有文献可考,但黄馥蕙、陈端德、曾妙宜的口述,让我们更清楚理解基督教家庭如何造就医师子女,进而改变他们的社会地位。然而,政治环境的变动也带给基督教家庭各种磨难。曾妙宜的娘家在土改期间被划为地主家庭,陈端德的丈夫在文革期间遭到迫害,这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增加了土地改革与文化大革命研究的厚度。

       其次,这本书纪录4位职业妇女的工作经验,包括取得工作的背景、工作情形与影响,并从历史脉动说明工作性质的变迁。在这4位女性中,除唐慧明来自富裕家庭、受过完整医学教育之外,陈端德出身普通家庭,林巧兰和汪秋兰则为贫民,汪秋兰甚至不曾受过教育,而她们却因为工作翻转身份地位。唐慧明、陈端德这两位出生于20世纪30年代的女医师,行医生涯让她们成为新女性,更使她们展现出济世救人的能量,退休后,她们继续当医疗志工,造福贫困病人其中,唐慧明是眼科专业医师,把50年间潮汕地区的眼科发展,作了巨细靡遗的回顾,有助于中国眼科史的研究。
       汪秋兰是接生员,也算是医事人员,但和唐慧明、陈端德不同的是,她的接生技术并不是经由正规训练,而是传承自在村落做接生工作的母亲。从20纪50年代开始帮村民接生后,汪秋兰经历中国各时期生育政策的转变,透过她的记忆,20世纪50年代人民公社化的简陋生育与20世纪90年代住院生育环境改善的历史轨迹,清楚浮现。此外,农村重男轻女的生育观念和挑战计划生育的实例,虽然众所周知,汪秋兰更证实这些现象如何发生在潮汕地区。
       同样是知识不多的林巧兰,却在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初期,在潮汕地区担任多种不同的基层行政工作这段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农村女性成为行政官员的生命故事,就像麻雀变凤凰一样,让人刮目相看。林巧兰不仅述说自己的生命史,也关注地方民俗、民间宗教,她甚至对丈夫、兄长和村民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悲惨境遇,有不少勾勒,让从事潮汕农村史研究的学者,可挖掘到不少史料。

       其三,普通家庭女性或底层女性的声音向来较少被听到,她们的口述访问也最不容易掌握,但曾妙宜、林肉丸和林兰珠的口述纪录,却丰富了平凡女性的历史。
       曾妙宜虽然念过高中。丈夫是教师,却从小到老都不断地做各种劳动。为减轻家计,小学时,她就下田耕种,还像男人一样去学犁田、耙田、挑粪肥。高中毕业到结婚生子后,经常外出做粗工。例如补帆板或当厨房工、打杂工、养猪工,她都无所不能。与曾妙宜相较,来自贫穷家庭的林兰珠更加辛苦,小时就过着三餐不继的日子,还负担全家生活她曾两次嫁人,都是为了生存,第一次婚姻,因为丈夫去世,只维持8个月;第二次的结婚对象,和她一样贫穷,无论丈夫生前或死后,只要能活命和养育孩子,任何工作,她一概接受。备尝各种苦难尽管曾妙宜和林兰珠的晚年都苦尽甘来,但走过的历程令一般人难以想象,让我们深切地看到潮汕地区女性坚韧的生命力。
       曾是麻风病患的林肉丸,她的生命故事更是难得。一般认为,麻风病患是被家人和社会遗弃的人,而出生于20世纪30年代的林肉丸没有被家人鄙夷,20世纪70年代还得到专门机构治疗,并在那里生活。或许林肉丸的患病情况不如其他患者严重,而且顺利康复,因此,她愿意把麻风病院的点点滴滴,分享给读者,让我们看到麻风病院里的世界。此外,林肉丸也告诉我们,麻疯病患和她自己的爱恋、婚姻与家庭生活,她和同是麻风病患的人结婚,且领养一名女弃婴,在夫妻胼手胝足下缔建他们的生活。林肉丸的叙述虽然不免琐细,却为社会边缘人物的研究提供重要素材;与女儿之间的矛盾情感,呈现为人父母的爱女情怀,充分展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精神。
       以上所提的三项观察,仅是我对这本书的部分解读。读者还可从中读到这八位受访女性更多的生命故事,并找到其他研究课题,同时,也能在性别权力的互动关系里,寻觅和女性主义对话的议题。这本书的出版,除了与受访人愿意打开尘封甚久的记忆库有关外,主访人锲而不舍地为潮汕女性留下历史记录,同样值得钦佩对我这“始作俑者”的人来说,今天女性口述访问能在汕头大学妇女研究中心开花结果,是我最大的感动。

作者简介:
       游鉴明,台湾师范大学历史研究所博士现为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著有《日据时期台湾的女子教育》、《运动场内外:近代华东地区的女子体育(1895-1937)》、《跃动的女性身体:近代中国女子的运动图像》、《倾听她们的声音:女性口述历史的方法与口述史料的运用》、《她们的声音:从近代中国女性的历史记忆谈起》、《超越性别身体:近代华东地区的女子体育(1895-1937)》等6本专著,发表四十多篇学术论文,出版3本口述访问专著《走过两个时代的台湾职业妇女访问纪录》、《烽火岁月下的中国妇女访问纪录》、《春蚕到死丝方尽:邵梦兰女士访问纪录》,及十数篇访问纪录;主编《近代中国妇女史研究》、《中国妇女史论集》、《无声之声(Ⅱ):近代中国的妇女与社会(1600-1950)》,也与中国大陆、欧美与日本等妇女史学者合编《共和时代的中国妇女》、《台湾女性史入门》、《中国妇女史读本》、《重读中国女性生命故事》等4本妇女史专著。

 

※ 本文源自为微信公众号【口述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