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财务管理】关爱老兵网善款透明问题 折腾草根慈善事业

2013-9-5 10: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54| 评论: 0

摘要:   原关爱抗战老兵网理事长裘黎阳 本版图片 ■ 都市时报记者 文若愚  裘黎阳从关爱网退出后,建立了“我们爱老兵”网,网站首页醒目地写着“规范使用善款,确保捐款人权益”  飞虎队后代、关爱老兵志愿者吴缘  ...
  原关爱抗战老兵网理事长裘黎阳 本版图片 ■ 都市时报记者 文若愚
  裘黎阳从关爱网退出后,建立了“我们爱老兵”网,网站首页醒目地写着“规范使用善款,确保捐款人权益”
  飞虎队后代、关爱老兵志愿者吴缘
  裘黎阳和他的同事统计出来的关爱网账户信息


  作为一个民间慈善机构,“关爱抗战老兵网”面临着被前理事长质疑的尴尬。善款的去向、财务问题被人揪住,关爱网以及许多像它一样的机构正被考验。
  在老兵渐次凋零之际,关爱抗战老兵网(下称关爱网)汇聚遍布全国各地的4000多名志愿者的力量,寻找到了3000余名老兵,并且以网站作为募捐平台,得以资助上千人。
  今年5月12日,这个全国最大的关爱老兵志愿者平台关闭了网站募捐通道、停止募款。理由是,关爱老兵领域已经出现了深圳龙越基金会、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会等正规的慈善机构。
  但是,有一个人对关爱网善款流失的质疑并没有停止,他在自己的认证微博上坚称“关爱网至少有80万善款不知去向”。近日,他更是从杭州专程前来昆明,向都市时报记者讲述相关情况,并提供相应材料。
  吊诡的是,这个人正是年初刚当选为关爱网志愿者协会(下称关爱网协会)第一任理事长的裘黎阳。
  原理事长质疑善款流失
  “志愿者明星”裘黎阳当选关爱网理事长后,对财务问题发难。他质疑,至少80余万善款不知去向。
  裘黎阳住在环城南路一家三星级商务酒店,8月14日中午,一场阵雨之后,都市时报记者在酒店五楼见到了他。
  “我了解内部运作情况,掌握他们的内幕。”裘黎阳身穿蓝色的黄埔军校文化衫、脚踩酒店的浅色拖鞋,背窗坐着。“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至少有80余万的善款不知去向。”他右手两指夹着烟说,“我们根据关爱网公布的收入、支出流水账统计得出,从2009年开始募捐,到2012年12月31日,募款账户余额应为1851037.88元。但是关爱网募款账户持有人和会计提供的对账单显示,截至上述日期,账户余额为1045069.49元。”
  回执是关爱网和捐赠人确认老兵通过志愿者接收到救助款物的凭证。“到2013年2月1日,关爱网发出去的善款还有100万元左右处于待回执的状态。”裘黎阳说,其中最早的可以追溯到2010年2月4日,是发给湖南一老兵的600元生活补助。这些待回执的款项中,他最关心一笔共计84944元的紧急医疗救助款,“不可能刚好用完,往往是有剩余,没有回执,就说明余款还在地方志愿者手里。”
  近日,记者联系上关爱网负责人李明晖。他否认存在善款流失的情况,同时透露,关爱网成立的财务检查小组已经对2012年的账目检查完毕,2012年以前的账目仍在检查中。“显示‘待回执’,有一种可能是已经收到回执,但没来得及更改状态。”李明晖说,回执还要慢慢催。
  裘黎阳不是第一个质疑关爱网存在财务问题的人,但肯定是最特殊、最猛烈的一个。
  相较于李明晖,2012年2月加入关爱老兵的行列的裘黎阳,只能算是“新兵”。但裘有自己的优势,他是拥有数百员工的企业老总,可以发动员工寻找老兵。绍兴的志愿者团队从无到有,在2012年的十个月里找到近百名老兵,裘黎阳成了全国志愿者团队中的“明星”。
  今年年初,关爱网在杭州举行2012年志愿者年会,“明星”裘黎阳成了关爱网协会的第一届理事长。掌权后,裘要求关爱网募款账户持有人和财务人员移交财务数据,以便自己开展工作。遭拒后,他先在理事会内部对财务管理混乱发难,无果;后转而在微博上公开质疑财务管理和理事会成员。
  “规范化管理”的闹剧
  理事会发起罢免理事长的投票,5名理事同意罢免,但其中有2人同时宣布退出理事会。
  “成立理事会,选裘黎阳当理事长,都是我力挺的事。”李明晖说,关爱网想走规范化管理的路。理事会成立的同时,由李明晖领衔组成的三人监事会也成立。关爱网内部管理的架构成型。
  裘黎阳甫一上任,就按管理企业的经验,提出不少管理关爱网的思路。他先后发出“关爱网管理变革”、“致关爱网志愿者的公开信”两文,文章涉及关爱网的定位、风险控制以及对地方志愿者团队的管理等。
  显然,裘黎阳并没有机会发起“变革”。3月23日,监事长李明晖和监事马宗宝发出建议,要罢免理事长裘黎阳,认为裘在工作中“多有不作为之举”。随后两天,除裘黎阳之外的6名理事对建议作出回应,5名理事同意罢免建议,唯一明确反对罢免的理事写道:“就事论事,这场荒诞的闹剧,还不够丢人现眼吗?”
  更戏剧性的是,同意罢免的5人中,有2人同时宣布退出理事会,一人为副理事长,另一人则称“我本来就不赞成什么理事会”。
  对于“不作为”的责难,裘黎阳则揪着财务管理问题不放,“财务没有移交,我怎么开展工作?”3月27日,裘发表声明不承认罢免一事,并辞去理事长。
  自此,关爱网的规范化管理之路走了不到4个月,就受到重挫——7位理事只留下4位。
  和许多处于法律灰色地带的草根慈善机构一样,关爱网遭受质疑并不为奇。这些机构大多管理存在硬伤,责权不清、内部缺乏互相监督的制度设计。谈及内部管理,李明晖连说“我们都不太规范的”。据介绍,关爱网善款发放的流程是,各地志愿者通过口头、网络为老兵申请资助并提交相关资料,关爱网进行审核,然后就拨款。但没有专人对是否同意申请、资助数额做出审批,也没有明确的规定来解决这个问题。此外,裘黎阳对募款银行卡由开户人周坚保管,而不是交给财务人员一事耿耿于怀,“应该有会计和出纳,卡要交给出纳”。
  由于关爱网只公示收入、支出的流水账,而不提供余额,这确实给人留下了想象空间。记者曾试图了解周坚对关爱网财务管理问题的看法,但他以“很忙,没时间”为由未受访。
  志愿者是连接捐赠者和老兵的中间人,有少数志愿者却成了丑闻的主角。2011年9月21日,互助抗日老兵论坛(下称互助论坛)负责人范玲发帖称,该论坛云南版主之一,德宏州志愿者邵某“没有将论坛的互助款送给老兵,而是占为己有”,并且发现邵某伪造回执。次年2月,双方在芒市公安局达成协议,邵某归还论坛1.29万元善款。但是该论坛的信息显示,直到2012年12月7日,邵某陆续归还1.1万元后,余下1900元并未归还。
  “关爱网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只是金额大小的差别。”李明晖直言,“有成百上千的志愿者要经手善款,没办法避免类似事情。”但裘黎阳认为,制度可以约束志愿者,若志愿者不按时提交回执或出现其他问题,就暂停该地区的善款拨付,让事情公开化,而不是遮遮掩掩、久拖不结。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教授认为,治理结构不完善,没有成立理事会或成立后形同虚设;机构财务管理不规范,组织透明度不高,这些都是制约草根慈善机构发展的内因。
  善款激增的逻辑
  服务对象定位精准,话题性强,名人等意见领袖助力。草根慈善项目的成功,大多都有这些因素。
  6万、19万、118万、617万,这组狂飙增长的数字是关爱网官方承认的2009年至2012年每年的募款数额,堪称草根慈善机构的募款奇迹。
  撇开质疑,关爱网的急速发展有其独特的逻辑。
  其实,互助论坛才是最早集结关爱老兵民间力量的平台。2004年初,一篇与音乐无关的文章在摇滚爱好者聚集的“崔健论坛”上引发网友热议,这篇文章写的是老兵仵德厚、张家福的故事。文章最后催生出“崔健论坛”的公益频道,以帮助老兵。
  随着志愿者人数的增多,同年,互助论坛正式启动。成立之初,志愿者关注的大多是身在云南的中国远征军老兵。2005年,时任国家主席**在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以官方名义肯定了正面战场的作用;其后,随着《我的团长我的团》和《滇西1944》等剧的热播,民间关注、关爱老兵的力量不断累积。
  2011年,因为名人加入和微博对传播效果的放大,关爱老兵成为整个社会的热门话题。提到关爱老兵的名人,绕不开《新周刊》社长孙冕。“做大是件很突然的事。”李明晖说,2011年关爱网善款超百万,与孙冕加入关爱老兵行列,并发动明星朋友捐款息息相关。据关爱网官方微博称,2012年,关爱网收到孙冕和其发动的陈坤、高圆圆等明星朋友捐赠善款超过84万元。
  知识界、娱乐界等各领域的大佬都纷纷为关爱老兵募捐、发声和身体力行,民间的力量才得以汇聚。当然,这也和关爱老兵活动本身的号召力、话题性有关。
  抗战老兵如马尔克斯笔下所说“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唯一做过的事情就是等待”,老兵和上校都在等待体面的晚年生活;不同的是,老兵还得等待属于自己的荣耀。数十年如一日,其中有太多悲壮或哀婉的故事随着关注得到记录和传播。人们拿起笔、相机或摄像机,《国家记忆》、《老兵回家》等一系列以抗战老兵为题材的作品接踵而生。它们既是关爱老兵民间行动的成果,也唤起更多人关爱老兵。
  在互助论坛、关爱网之后,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无冕爱心团队、我们爱老兵网以及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的团队得以成立。  但是,除关爱老兵外,近年来真正进入公众视野的草根慈善项目屈指可数。如免费午餐、大爱清尘等项目,服务对象定位精准、话题性强,加上名人等意见领袖助力,都是它们成功的逻辑所在。      草根觅出路   民间慈善机构成立门槛高,与官方慈善机构竞争难度大,运营中存在不少问题。
  3月底,一直支持关爱网的深圳某企业联合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发起设立“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这也预示着关爱网转型开始。
  8月初,李明晖发表“关爱网前途决议(草案)”。“涉及资金越来越大,我们深感压力,寻求正规途径”,文中透露,网站已于5月12日关闭募款通道,不再充当募款平台;转而定位为资源、史料共享平台,和志愿者精神家园等。
  “没有获得公募资格,在网站上开通募捐通道、提供募款账号等,都是不合法的。”邓国胜说。换言之,大部分草根慈善机构都是“三非”,即没有注册的非法组织,开展的是非法募捐,管理运行也非法。
  据统计,在全国“三非”慈善机构数以百万计。一方面,机构很清楚“三非”身份不利于自身发展,想要“去非”;另一方面,管理部门对“三非”机构多采取“不出事就放任”的态度,导致一些“三非”机构缺乏监管,自生自灭。
  有两道门槛横亘在“去非”成立基金会路上。
  按相关规定,发起成立基金会要有业务主管单位,达到原始基金的下限。全国性公募为800万元,地方性公募为400万元,非公募为200万元。
  且不论如何筹得高额的原始基金,事实上,邓国胜教授称,绝大多数业务主管部门不愿承担责任或怕麻烦,草根组织很难找到业务主管部门;即使找到业务主管部门,民政部门同样具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可以拒绝登记。
  壹基金成立之初,正是找不到所谓的主管部门,只得挂靠中国红十字会。但挂靠受限过多,连独立的公章都没有,还要给挂靠方上交一定的管理费。
  即便成功跨过两道门槛,民间慈善机构成立公募基金会的机会不到一成。据基金会中心网统计,截至2011年11月24日,全国873家民间基金会中,公募基金会只有70家。
  媒体人孙春龙发起成立的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正在做一件事:为了募集更多资金,着手准备申请由非公募基金会转为公募基金会。
  如何与官方慈善机构竞争,是草根慈善机构“去非”后最大的挑战。众所周知,在内地,由政府主导的慈善组织发展模式依然存在,公共权力与公共资源向官方慈善机构倾斜。红十字会依托行政系统,慈善总会分属民政系统,另外共青团、妇联等也都有自己的公益慈善组织;官方慈善机构编织起了自上而下遍布全国的募款网络,强制捐款也是常有之事。
  此外,基金中心网最新数据显示,全国基金会已达3249家。与此同时,相较于2010年破千亿元、2011年845亿元和2012年的700亿元,我国慈善捐赠总额却呈下降态势。这说明慈善捐赠来源有待开发,基金会要试图改变多数公众所持“施舍别人、救急救穷、道德至上”的慈善理念。
  除了竞争,规模小、刚成立的基金会还得为达成“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占当年总支出的比例不得超过10%”的规定发愁。
  2012年,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的9名工作人员(全职5名,兼职4名)月平均工资只有1958元,仅比当年该市的最低工资高458元。但这还得感谢基金会理事长孙春龙。当年12月,他紧急出资定向捐赠行政费用6万元,才把“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占总支出”的比例由11.08%拉低到8.8%,满足了上述规定。
  邓国胜教授认为,上述规定不尽合理,因为“不同的机构情况不同”。他还呼吁民政部门降低门槛,将更多的草根慈善机构纳入监管。年检是民政部门监管基金会的主要手段,而财务审计是年检的重点。
  裘黎阳则试图完全规避法律风险。他在4月12日成立“我们爱老兵”网,但不通过网站、也不面向公众,而是依靠朋友圈子募捐,志愿者团队则依托公司成立的公益部门开展活动。网站显示,已发放善款130多万元。
  发稿前,都市时报记者从深圳经侦警方处了解到,今年5月,曾有原关爱网综合管理部人员举报关爱网存在善款流失嫌疑,但“经调查没有发现实质问题”。对此,裘黎阳声称,这不影响他下一步在微博上以及向深圳警方实名举报关爱网的财务问题。
  对话裘黎阳        “要做一个精明的捐款人”
  都市时报:你如何确保自己的统计真实、准确?  裘黎阳:我们在2月份就对关爱网公布的收支流水账做了截图保存。至于账户余额对账单,账户持有人和会计曾经通过邮件发给我。
  都市时报:截图?  裘黎阳:如果有人对截图有异议,可以申请技术鉴定啊!这可以负法律责任的。现在还没有人提出异议。
  都市时报:理论上说,流水账和账户余额有出入存在一种可能性,就是有待拨发的现金。  裘黎阳:我曾经在1月份开理事会的时候问过李明晖和周坚手上有没有现金,他们都说没有。
  都市时报:如果财务顺利交接,你会怎么管理关爱网的财务?  裘黎阳:出纳管钱(保管银行卡、汇款),会计管账,理事长管审批;跟企业的财务管理是一样的。
  都市时报:你觉得管理慈善机构和管理企业是一样的?  裘黎阳:管理都是相通的,企业讲“责、权、利”;慈善机构不讲“利”,但是责和权一定要讲。管理要靠规则、清晰的治理结构,而不是凭热情或者道德。也不能说自己是草根、规模小就重视管理,那怎么能做大?真做大了也难长久。
  都市时报:现在你有自己的关爱老兵团队,关爱网也转型了,你为什么还盯着关爱网的财务问题?  裘黎阳:确实有人劝我算了,说最后受影响的还是老兵,因为从募款数额来看关爱网是最大的。现在关爱网转型了,而且出现好几个募款超过百万的团队,也就不必担心老兵受影响。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慈善应该多元化,一枝独秀肯定不好。  过去有人质疑过草根慈善机构的财务问题,但肯定没有一个理事长跳出来说自己待过的机构财务有问题。  通过这样的行为,首先我想告诉大家关爱网的财务跟我没关系;其次,希望公众更理性一些、做一个精明的捐款人,捐款前大家要去看机构财务公示做得好不好,捐款后要去跟踪善款的使用情况。
  都市时报:从去年开始接触慈善公益以来,你对当下慈善公益状况有什么印象?  裘黎阳:感觉大家不够成熟、处在学习阶段,一步一步来,至少内部章程要完善起来。另外,透明度方面普遍存在问题。  全国的“三非”(非法组织、非法募捐、运营管理非法)慈善机构数以百万计。“去非”的高门槛,以及政府主导的慈善组织发展模式带来的挑战,使这些组织从架构到运作都存在不少问题。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QQ|运营团队|公益论坛|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tag|公益   

GMT+8, 2018-1-20 01:43 , Processed in 0.09882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香港联领基金 会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