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垄断诉权,公益诉讼到底能走多远?

2013-7-2 07: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29| 评论: 0

摘要:   本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让众人失望的是,该修正案将公益诉讼的主体仅限为中华环保联合会一家。这样的消息传出来,被认为是严重倒退,打击了那些致力于推动环境维权法治化的学 ...

  本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让众人失望的是,该修正案将公益诉讼的主体仅限为中华环保联合会一家。这样的消息传出来,被认为是严重倒退,打击了那些致力于推动环境维权法治化的学者与公益人士。

  此一修正案的倒退,表现在法律赋权的单一化。通过限制诉权,就此限制了公益官司的诉讼主体,也在理论上限制了环境纠纷进入司法程序的机会与数量。如果这一修正案通过,受打击最大的是深陷在环境破坏事件中的民众。因为环境事件往往与地区过度发展有关,此一修法立场等于变相鼓励环境破坏。法律的天平倾斜了,伤了民众,伤了环境,这样的恶果不该是立法原意。

  中华环保联合会挂靠环保部,尽管不能用其领导的退休官员身份来否定它,但属于准官方的协会则是确凿无疑的。让这个联合会成为公益诉讼的唯一合法主体,先不论其能否有足够资源、足够诚意应对诉讼需求,但对其他致力于公益诉讼的N G O造成极大的排斥。

  环境维权的数量很多,遍布各省份,民间组织在化解环境维权压力,和平解决环境冲突中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不解决它们的法律身份,其实就抹杀了这些组织的存在价值。实际上,就会促使民众直接面对政府,缺少了中间组织的缓冲,这样的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环境诉讼的主体问题,云南与贵州都有个别尝试,就是将诉权扩大到适格的民间公益机构,有效化解环境维权的矛盾。如果环保法修正案得以放行,那么,这些先行先试地区的司法改革要如何自处?以修正案为凭据,自废武功,则民心与法律权威俱失。

  在社会建设的角度,将诉权只下放给一家准官方机构,中华环保联合会就成了所谓的“枢纽型社会组织”。这样具有排他性的“顶层设计”,取消了社会建设在环境公益领域的合理性。这样片面且狭隘的“社会改革”,而且是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也必将矮化社会改革。

  环境维权历经多少年的发展,尽管缺少专门法规,但在公益组织的介入下,逐渐形成了某种相对稳定的结构。有倾向性的修正案,必定要打破这一来之不易的动态平衡,造成维权结构的破碎,甚至造成乱象。也许要花费更大的代价,才能重新平衡。

  环境问题是一个综合问题,司法救济是最好的办法。限制诉权,说明司法系统试图在“不想用法律买单”与“不能不管不顾”之间做出妥协,但问题在于,让中华环保联合会获得专权并非解药。对法律的节制造成法律的险情,环境诉讼能走多远?让人捏把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QQ|运营团队|公益论坛|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tag|公益   

GMT+8, 2018-8-21 10:02 , Processed in 0.08614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香港联领基金 会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