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民间收养仍陷困局:监管存真空

2013-5-15 11: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05| 评论: 0

摘要:   5月7日,市社会福利中心的专职奶奶正在给孤儿喂饭。 南都记者 陈文才 摄   在这种黑市买卖中,受骗者大有人在。这是一个官方管制的真空区域,明规则缺位,潜规则自然大行其道。  目前默认的规则是,领养家庭 ...

  5月7日,市社会福利中心的专职奶奶正在给孤儿喂饭。 南都记者 陈文才 摄

  在这种黑市买卖中,受骗者大有人在。这是一个官方管制的真空区域,明规则缺位,潜规则自然大行其道。

  目前默认的规则是,领养家庭与送养一方在约定医院体检,在双方商量好价格,确保孩子健康无虞之后则完成交易。但现实往往并非如此简单,领养的需求是庞大的,而送养的宝宝却是稀缺资源,也就是说,在有意送养的母亲还在待产阶段时,就已经不断有大量有意领养的家庭找上门去,这无疑形成了一种激烈竞争关系。

  [困局一] 发生纠纷买者难自保

  送养者可以以此坐地起价。而领养家庭为了得到一个孩子,往往会费尽心机取悦送养者,其中就包括预付定金。35岁的周凤一直希望得到一个孩子,去年和河源的一个未婚妈妈联系上了,她和丈夫特地开了五个小时的车赶到当地,确定对方确实是身怀六甲。为了让对方心甘情愿地将孩子给她领养,周凤咬了咬牙,支付了一笔不菲的营养费。而后,对方又以这种理由再三索要,她隐约觉得不太对劲,再次拨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关机。

  这种交易,名义上是银契两清。但因为处于模糊地带,在发生纠纷时,买方往往难以保证自身周全。曾经有深圳家庭到梅州抱来女婴,不料两天后,孩子生父忽然打来电话,以孩子母亲送养孩子时并不知情为由,要求归还这名女婴。虽然不情愿,但对方表示若不就范就会报警,无奈只好将孩子退还了回去。

  [困局二] 难排婴儿先天缺陷风险

  深圳儿科研究所研究员温鹏强则透露,即使如愿“领”到孩子,也并不意味着可以掉以轻心。虽然目前的筛查手段已经十分先进,但是只能筛查最常见的先天缺陷病,例如先天性心脏病,地中海贫血等等,却不能筛查基因遗传病。目前发现的基因遗传病有上万种,即使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实验室,技术上也不可能达到筛查全部基因遗传病。这就是说,这些被有偿收养的孩子的健康并非能通过体检保证,一旦发现有严重疾病,可能出现被二度遗弃的情况。

  事实上,有不少家庭通过签署“领养协议”,希望能规避将来的风险。不过梅春来则表示,按照目前法律规定,签署“领养协议”明显违背了我国法律精神,因此,协议不具备法律效应,也无法依此“维权”。

  在这种情况下,官方应该将这种民间收养纳入到合法渠道。深圳一家医院生殖科中心主任表示,临床中看到大量因为没有孩子而破裂的家庭,状况非常凄惨。如果能将民间收养纳入合法的渠道,相信会是双赢的举动———美国就有专门的未成年母亲帮助中心,可以联系因客观原因无法要孩子的夫妻,办理合法手续来收养这些未成年母亲肚里的宝宝。而那些残缺的家庭,完全可以迅速获得一个孩子来弥补自己的缺憾。

  不过这个建议,深圳大学法学院社会学系教授易松国认为不太可能实现。目前中国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如果放开对未婚母亲的管理,必然导致通过这种方式合法获取“二胎”的家庭会增加。出于控制风险的考量,官方势必将民间合法收养锁定在福利中心渠道。

  根据民政局最新统计,全国有65万孤儿,其中只有10万人在福利中心享受政府的公办补助。而其他55万名则成了黑户。

  目前,深圳福利中心一共有510个孩子,健康者不到50个,而等待排队领养孩子的家庭,累计1000多个

  现状
  市社会福利中心:50个健康孩子 千余家庭排队领养

  市社会福利中心累计接收安置了3094名儿童,其中,非健康的孩子比例达到95%以上。该中心主任唐荣生透露,被送来的孩子一般患有兔唇、先天性心脏病、脑瘫以及肢体缺陷,这样的孩子,收养家庭基本不会愿意领养。原因当然是担心天价的医药费会成为一个无底洞。

  目前,市社会福利中心一共有510个孩子,健康者不到50个。该中心统计在册的等待排队领养这些孩子的家庭,就已经累计有1000多个,“想要等一个孩子,时间跨度难以估计。”唐荣生说。而根据该中心的观察,近年来,被送来医院的孤儿其实数量有降低的趋势,领养一个孩子需要的时间,可能越来越长。

  实际上,真正让国内收养家庭趋之若鹜的,是健康的孤儿。但通常情况下,福利中心会按照登记的先后顺利安排领养家庭与孩子见面,但会优先照顾没有孩子以及经常联系服务中心的家庭,而中心在决定是否将孩子送去领养家庭前,会对家庭住房以及经济收入进行严格的评估,甚至对领养家庭进行数次访谈,对夫妻心理状况进行测评,确保能给孩子带来一个温暖的家。唐荣生并不否认条件相当“苛刻”,“但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孤儿的权益,也是对他们负责的做法”。

  唐荣生介绍,根据民政局最新统计,全国有65万孤儿,其中只有10万人在福利中心享受政府的公办补助。而其他55万名则成了黑户。黑户的孤儿,除了分布在袁厉害那样的私人领养机构的,又有被私人捡到收养的,更有这种因为买卖而成的“实质收养”。

  目前深圳有多少个人私自收养孤儿,并没有确切的统计数目。唐荣生表示,自己作为福利中心的主任,手里有办理正规收养手续的权利,“事实上,我曾经接到大量的说情电话,有些甚至是通过领导层层关系找来,就是为了给这些无法上户的孩子一个户口,但我不敢逾越法律”。他认为,从这个侧面可以反映,这种民间的“实质收养”,其实大量存在。唐荣生毫不讳言,在这些“请托”的家庭中,大部分都家境优越,其中不乏官员,因为孩子无法正常获取户口,在求学、接受医疗服务上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未来
  市社会福利中心:私人收养落户问题计划上报民政局

  从2009年4月1日起,公民捡拾弃婴和儿童的,一律到当地公安部门报案,查找不到亲生父母和其他监护人的一律由公安部门送交社会福利机构。如有公民私自收养,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严肃处理。自那时起,相关部门拒绝再给私自收养的孤儿上户口。官方之所以如此严格,主要是出于两方面的担心:首先,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可能会因此被钻漏洞,一些夫妻会谎称孩子被捡到,然而这个孩子实际上却是他们自身或者是朋友的二胎;第二,私自收养的孩子可能是被拐卖过的,若上户口会引发后续问题。因此,2009年之后,若再有孤儿没有经过民政部门被私自收养的,则只能是黑户口。

  唐荣生表示,2009年之后,自称通过“捡到孩子”而成功收养的情况几乎绝迹。因此,若要为黑户的孩子上户,只有两种途径:一是贿赂民政机构的领导,例如照上面模式,让孩子在福利中心转一圈;二是在农村偏远地区买一个户口;三是等待人口普查时的大赦,人口普查时,政策会相对放松,允许这样的家庭通过缴纳罚款的方式,给孩子上一个户口。但无论是哪种办法,都会耗费大量金钱。

  根据民政法规,福利院的孩子在和养父母和睦相处三至五年,且期间没有拐卖、寻亲等事件发生,福利中心就给他们办理正常的收养手续,户口问题也能解决。因此这个政策也被人看上,“希望让这些被私下收养的孩子,在福利中心呆上一段时间之后,然后由之前的家庭领走。按照这种方法,这种孩子就能合法获得户口了”。

  唐荣生表示,既然民间收养大量存在,无法杜绝,就应该尽量规范化。“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买来的,如果不是拐卖来的,就应该给一个户籍,这是孩子健康成长的基础”。他建议,应该将这种孩子的户口挂在福利中心,并将信息进行公示,落户时进行D N A鉴定,或者将血液样本交给公安部门备案,确定并非被拐卖儿童,且三年内无亲人来寻找,领养家庭即可与福利中心办理收养手续,这也杜绝了拐卖儿童的风险,毕竟家庭养育是最佳的模式,与其将孩子送到福利中心,不如让他在健全的领养家庭中去。

  因为私自被收养而成为黑户,对这些孩子成长极为不利,以后对于社会也会存在不满情绪,同时一些收养的家庭也会不断地托关系向公职人员行贿,会造成一系列问题。唐荣生认为,不如索性将私人收养在阳光下进行。这样的建议,唐荣生计划上报民政局,并联合公安机关一起解决,“若真能解决,应该是深圳的又一创举”。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QQ|运营团队|公益论坛|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tag|公益   

GMT+8, 2018-12-13 04:35 , Processed in 0.09480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香港联领基金 会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