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NGO“生命”特征:“透明账本”成本起底

2013-4-27 13: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35| 评论: 0

摘要:   4月23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新闻发言人王永表示,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拟于5月中下旬,重新启动针对郭美美事件调查,并邀请社会公众同步参与。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刘洲鸿对本报记者称:“ ...

  4月23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新闻发言人王永表示,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拟于5月中下旬,重新启动针对郭美美事件调查,并邀请社会公众同步参与。

  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刘洲鸿对本报记者称:“从雅安地震后的社会信息来看,郭美美事件对官办公益机构的负面影响依然没有消褪,民间的一些NGO得到了更多信任。”

  “社会看重NGO的一般就是两点,第一就是你的透明度,是不是非常的公开透明。第二就是你这家公益机构的专业性,是不是能做好很多的项目。但透明度是最关键的!一旦这个机构名誉受损,让公众产生了不信任感,你再想挽回就变得相当困难。”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刘洲鸿点评NGO“生命”特征。

  壹基金是众多民间NGO中最具典型的代表之一。这家拥有着冯仑、李连杰、柳传志、马化腾、马蔚华、马云、牛根生、王石等众多商业大佬的公益机构正在抗震救灾中起重要作用。

  4月23日,已达四川灾区的壹基金传播部总监姚遥对本报记者说:“昨天我们的救援队共救出了7个伤员,现在听说天全县那边物资告急,我们已经展开对天全县灾情需求进行评估,今天开始陆续发放救灾物资了。”

  “透明”账本

  NGO需要通过内部形成一套信息披露的机制来明确需要公开的内容

  在过去的两年中,一场公益行业的公信力危机让刘洲鸿等人看到了行业发展的关键要素透明。在危机之下,无论是官方自上而下推动的信息披露,或是民间自发的零星晒账单行为,都已必不可少。

  目前,壹基金可以查询到最新的财务报表为2012年上半年和2011年年报,记者详细查阅后发现,其披露的财务内容甚至不亚于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其半年报显示,壹基金2012年上半年捐赠收入合计1926万元,业务活动成本合计1699万元,管理费用123万元,净资产增加129万元。

  壹基金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说:“壹基金会在官网上会定期公布工作报告、审计报告等相关内容,全部的财务透明都依照民政部的《关于规范基金会行为的若干规定(试行)》的通知和《基金会信息公布办法》来做。”

  南都公益基金会与之相同的在其官网公布了2011年的财务报告及审计报告。刘洲鸿说:“透明也需要成本。在这背后需要配备人力、财力、时间的投入,比如你的网站要不断的更新设计,让外界便于读懂你的透明度。比如我们要配备专门的审计费用,掏钱专门请会计事务所。而这一切,对公益组织来说,想要做到做好是不易的。”

  除了人力和资金的配备,刘洲鸿表示,NGO需要通过内部形成一套信息披露的机制来明确需要公开的内容。“比如治理信息、财务信息、项目信息、筹款信息、经费使用信息等等。”

  一些慈善界人士指出,现在不少民间NGO的主要误区在于,很多组织的透明意识不够,觉得只要把事做好就可以了。刘洲鸿说,NGO需要有一套专门的对外通讯方法,比如每个月发布报告,告诉外界和捐赠方你们机构究竟在做什么?并把它列入机构的常态。

  南都公益基金会最新期的报告上显示:已启动1000万“灾害救援和灾害后建基金”用于雅安地震;金额:20万元;项目名称:成都公益组织420联合救援队紧急救援项目;机构:成都高新区爱有戏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资助内容:用于联合救援队自身工作开支、志愿者餐补、物资运输费用以及救援急需开支的其他用项。

  “透明”困境

  “很多NGO都有专门的筹资团队,他们筹集善款,同时包括自己的工资”

  但在张丽宏看来,一些中小NGO要做到高度透明依然困难重重。

  张丽宏是西安慧灵负责人,这家公益机构成立于2002年8月,有8个省级分支机构,服务于智障人士。

  张丽宏对本报记者说:“很多NGO,特别是中小型的,会计人员基本上都是兼职为主。机构没有系统的会计制度,创始人不懂财务,请的会计大多是事业单位或企业的会计,而NGO行业有自己专门的一套财务制度,属于民办非企业单位(下称“民非企”)的财务制度。” 当前中国的会计教育体系中,都未涉及民非企的会计制度规则。

  据公益组织调查,全国44.8%的公益组织中全职工作人员少于3个,大部分情况是机构负责人加项目管理者,能有一个兼职的财务人员已是很好的状况。西安慧灵同样受此困扰。据张丽宏描述,直到机构成立9年后的2011年,西安慧灵才完善了所有财务的问题。“这两年我和财务总监参加了很多基金会的专业财务培训项目,请专家过来专门修订内控体系和制度。”

  此外,业内还指出,困扰透明度的另一大要素在于项目成本安置上。

  张丽宏对此深有体会:“很多NGO都有专门筹资团队,但是他们的工资一般不在机构人力资源的管理成本里进行核算,他们筹集善款,同时包括自己的工资。业内一般的做法是,给出一个指标化的要求,比如1:3,就是说假设他每个月的工资是3000元,那么他必须为机构筹集9000元的资金。”

  但当捐赠企业查账时,对方会发现,只有6000元用于公益项目。“对方会质问另外3000元去了哪?社工也要有工资、奖金、社会保险、通讯费、交通费。但是外界不这么看,他们认为NGO违反了专款专用约定。这是所有NGO都面临的困难,但是对外你很难解释得通。”张丽宏说,因此,NGO的社工普遍工资较低,工作超负荷运作。

  “我有31个全职员工,平均工资2000多。这行业基本招不到男员工,也招不到太多年轻人。”张丽宏说。

  NGO前方战报

  一线人员的雨具目前仍无法做到每人都有,只能先保证救灾物资的防潮措施

  壹基金传播部总监姚遥介绍,目前每天实际情况都在变化,物资救援需求要一天进行一次新评估。壹基金在成都和雅安各设置了一个协调行动中心,负责救灾各种信息收集传播、负责协调物资采购、指挥一线团队对重点区域的覆盖,以及相关资金调配。

  姚遥说:“截止4月22日12点,壹基金最新收到善款数达9000万以上。一部分用于先期搜救、灾后安置、物资发放,更多资金可能会用于灾后重建,如针对灾后儿童的心理教育及游戏设施建设,还有针对灾区残障儿童救助等等。”

  南都公益基金会420联合救援队物资管理部负责人杜灿灿称:“天全县新华乡需要帐篷和食物,老人和小孩比较多,同时还需要帐篷、棉被和水;芦山县现在需要水、帐篷还有食物……另外一线工作人员需要睡袋、帐篷、电源、无线网卡、雨衣、雨鞋……”

  近日,四川多地接连降雨。杜灿灿说,一线人员的雨具目前仍无法做到每人都有,只能先保证救灾物资的防潮措施,之前的物资堆放中,很多食品被淋湿了,所以现在先重点关照物资堆放,堆放点现在已经搭起了帐篷,但是运输过程中仍容易被弄湿。

  目前主要的物资来源一部分是来自成都当地的,另外一部分是省外供给。上海、浙江、北京运来的东西,省外物资会汇总成都高新区进行统一装车后再送往灾区。杜灿灿表示,一些企业已伸出援手组织员工充当搬运志愿者。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QQ|运营团队|公益论坛|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tag|公益   

GMT+8, 2018-12-13 05:31 , Processed in 0.08831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香港联领基金 会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