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基金会财务的三重困境

2013-4-2 13: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26| 评论: 0

摘要:   基金会的财务工作直接关系着“玻璃口袋”的品质和透明度   又是一年年检时。又是一年基金会财务们的忙碌时。报送年度计划、提交年终总结、报送预算、网上填报……从会计到出纳都谨小慎微,生怕有一丝纰漏。从 ...


  基金会的财务工作直接关系着“玻璃口袋”的品质和透明度

  又是一年年检时。又是一年基金会财务们的忙碌时。报送年度计划、提交年终总结、报送预算、网上填报……从会计到出纳都谨小慎微,生怕有一丝纰漏。从两年前自曝家丑的廖冰兄基金会(详见“链接”)到遭遇小数点事件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简称儿慈会),“血淋淋”的现实警醒着财务们:钱袋子,要管好。账,不能错。

  那么事实上,究竟是什么人在掌管着基金会的“钱袋子”?这些人又究竟是何种工作状态?是什么造成基金会财务问题的频发?频发的问题又该归咎于谁?

  专业性差

  2月的最后一天,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召开了“基金会2012年度年检工作会议”,除了通报民政部登记的基金会2011年度年检情况、部署2012年度年检工作外,还请专家解读了2012年度工作报告模版,讲解了《基金会财务报表审计指引》(详见“延伸阅读”)。

  《基金会年度检查办法》规定:基金会、境外基金会代表机构应当于每年3月31日前向登记管理机关报送经业务主管单位审查同意的上一年度的年度工作报告,接受登记管理机关检查。民管局工作人员郑帅告诉记者,虽然年检的工作每年做,年报模版也每年大同小异,但3月份仍总接到基金会财务人员的各种咨询。

  3月12日,民管局又组织基金会财务人员就“网上填报”系统做了专门讲解。会场上,一位男青年不停提问:原始基金怎么入账?工作人员工资怎么算?志愿者的劳务费包括在内么?……

  “一听就是从企业过来的。现金流量那张表他根本搞不清楚。”中国光彩基金会红丝带基金负责财务工作的王丽荣告诉记者,会场的问题五花八门,但一听问题就大约能猜出来谁是在企业做过,谁是从事业单位退休返聘的。

  “民政部使用的报表体系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它整体的设计和框架已经运作很多年了。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基金会的会计填不明白?就因为他们不懂。”北京市中立诚会计师事务所主任会计师曹丰良一针见血。

  “我国基金会现有的财务人员一半是从企业聘请过来的,一半是企事业单位的离退休人员。他们以往所掌握的知识体系在基金会根本不适用。对于很多数据性质的判断不准。一旦失误,就会闹出大笑话。”曹丰良说,基金会对于财务人员的专业性要求实际上比企业高,“因为除了相关的会计制度,还必须熟悉与基金会管理相关的法律法规,才能对账目做出准确的职业判断。儿慈会的小数点事件就是因为财务人员的知识缺乏。”

  2012年年底,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因财务人员失误而遭到洗钱质疑,事后在中国公益研究院举办的“公益透明化下的财务管理”研讨会上,儿慈会理事长魏久明坦言,基金会财务管理人员专业力量薄弱是风波的主要原因。

  曹丰良介绍,民间非营利组织相关内容在会计知识体系中是很小的部门,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大学中传统的会计教育很少设置这门课程,中国会计职称考试和注册会计师考试体系中也没有考过这方面的知识,所以整个财务人员队伍中,九成以上没有进行过相关系统学习。

  沟通复杂,工作量大

  而作为一名在“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工作了七年的老会计,邓颖辉自认为没什么技术上的问题不能克服。“时间久了,不存在像做年报啊,表格啊,各种款项归类啊这种困难,都已经很顺手了。”反而在操作层面,人员沟通的问题让她很头疼。

  “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是2005年12由国务院批准正式成立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其目的是利用国内外社会力量募集基金,协助政府解决城乡贫困阶层和弱势群体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

  “我之前也在企业干过,跟企业比起来,基金会工作涉及的面更广,人员协调更复杂,包括与捐赠方、受捐方各方面的联系。比如把款项或者物资给受捐方后,按常理,对方应该迅速提供收据或者发票,但某些受捐方没有这个意识,回收过程特别难。”据了解,2011年,该基金会共支出约5060.3万元,“所有账目都会从我手里过,基金会只有一个会计和一个出纳。”

  同样有着企业工作经验的某公募基金会财务人员——谭青,深受困扰的却是与基金会内部项目人员的沟通。“企业里的项目官员一般对财务有一定了解,手续交接上很方便。但基金会不一样,基金会的很多老员工特别倚重财务,他们会把一堆没有条理的东西扔给你,让财务捋顺。大家都知道数据一旦出问题肯定是财务问题,可财务的数据从哪来呢?都是从项目官员手里来。”谭青抱怨,近几年主管单位对项目评估愈发严格,从开始立项,中间监管、跟进,到最后结算,财务要做的工作越来越多。“涉及到各种项目资料,项目官员要是没做好前期工作,会计则要多出几倍的工作量。”

  尤其让谭青崩溃的是基金会下设近十个二级基金,二级基金没有独立账户,所有捐款都从基金会走。“基金少的时候,工作人员随时来交表、取备用金、入账都可以,后来基金多了忙不过来,就规定礼拜二、礼拜四是基金接待日,每周只有这两天为二级基金服务。”谭青说儿慈会事件以后,他总是特别担心。“那些下设几十个二级基金的基金会,早晚得出事儿,从工作量来讲,一两个财务根本忙不过来。”

  薪水低,晋升空间小

  除了上述困难,薪资水平和发展前景也是困扰基金会财务人员的一个重要因素。

  艾芳是一家企业基金会的会计,2009年该基金会会计离职,艾芳被公司领导从企业“协调”到基金会。“我是作为行政招到公司来的,后来转做出纳,然后自己考了会计师证,有这样一个机会就到基金会了。”

  艾芳告诉记者,除了2009年换岗涨过一次工资外,她已经三年多没有调薪。而仍在公司工作的前同事们平均每年都有百分之五的涨幅。“干满五年看吧,工资一直不涨肯定是要走的。”

  曹丰良认为,薪水低是导致基金会财务人员专业性差的根本原因。“在企业,入门两三年的财务普普通通每月都能拿到五千块钱,而在基金会拿五千块钱绝对是高工资。高级的会计师年薪制,年薪起码在十万以上。基金会用得起么?用三千块钱想招来技术能力强的财务,不可能。”

  曹丰良说,除了吸引不了专业人才外,低薪导致的另一问题就是财务人员流动性大。“很多基金会的财务人员不停更换,这是很麻烦的。因为虽然刚入门专业性差,但磨个三五年,有问题的地方今年纠正一遍,明年纠正一遍,也就上路了。但没等到五年,人走了,再招新人还得重新熟悉,不出问题才怪。”

  除了薪水低外,艾芳不能忍受的另一点是“在基金会看不到任何晋升的机会”。“基金会本来人就少,财务就俩人,一个会计一个出纳,也没有什么财务主管的职位,跟做项目不一样,没什么上升空间。”

  记者从近日发布的《中国公益人才发展现状研究报告》中发现,过去3年以来,基金会工作人员所获得晋升机会均不大,其中一半以上的员工没有得到晋升,占62.43%;获得1次晋升的比例亦不高,为26.85%;获得2次晋升的比例为9.26%;获得3次晋升的比例仅为1.45%。

  “我觉得其中财务获得晋升的比例不到百分之一。”艾芳说。

  链接
  2011年6月,广东人文学会廖冰兄人文专项基金管理委员会在其官网上,主动公布一桩家丑:该基金会出纳王某自2008年下半年起,利用职务之便,采取虚构资金用途及做假账的方式,侵吞基金会善款近80万元。2011年5月,越秀区法院以职务侵占罪,依法判处王某有期徒刑六年。

  延伸阅读

  2012年11月30日,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简称中注协)印发了《基金会财务报表审计指引》,对注册会计师执行基金会财务报表审计业务和专项信息审核业务进行了规范,于2013年1月1日起施行。注册会计师开展基金会财务报表审计等业务,是进一步提升注册会计师公信力和发挥专业优势参与社会管理创新的有益探索。《基金会财务报表审计指引》的发布及施行,将进一步提升基金会财务信息的公开性和运营的透明度,是注册会计师行业服务公益事业的重要制度安排。

  该审计指引针对基金会的民间非营利组织特性和业务活动特点,以风险为导向,加强对重大风险的识别、评估和应对,在初步业务活动、审计计划、风险评估、控制测试、实质性程序和出具审计报告等各个环节,作出详尽指导。同时,还针对民政部门和社会公众所关注的专项信息,规范了对基金会当年公益事业支出占上年度总收入比例、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占当年总支出比例等信息的审核和报告工作,以满足相关各方对特殊信息的需求。

  民政部、财政部非常重视基金会的规范运作,于2011年12月26日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基金会注册会计师审计制度的通知》,强化了对基金会外部独立审计的要求。为了贯彻落实这一制度,加强对注册会计师从事基金会财务报表审计等工作的指导,保证执业质量,中注协制定发布了《基金会财务报表审计指引》。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QQ|运营团队|公益论坛|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tag|公益   

GMT+8, 2018-1-20 01:44 , Processed in 0.09012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香港联领基金 会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